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41章 清朝鳌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呼!”

    清朝死城内,四面八方有风在刮,不是劲风,却能将人体里的血液凝固。

    “大学士,人带到!”浓妆艳抹的鬼太监说完话,脚不沾地飘出去,站在死气沉沉的亭子外边,这鬼太监的面相,看得很?人,石灰白的脸色,嘴唇却抹着口红,不人不鬼的怪物。

    鬼杯装阴茶,清鬼坐冥座。

    茶的色泽,透着暗绿,绝不是活人能喝的,一旦入腹,恐怕五脏六腑都要腐蚀穿孔,清朝老鬼索额图,老脸上,死人斑点点,皱纹堆积,即将入土的老人姿态,沙哑道,“请坐!”

    忐忑坐下,与鬼同坐屋檐,这感觉很不好。

    “后辈,你很不错!”骨瘦如柴的老鬼索额图开口,虽穿着官服,不过浑身只有一张皱巴巴的人皮,没有血肉,真不知道他生前怎么死的?

    我没有说话,人口开,鬼气入,还是不要擅多言。

    “一纸落阴冥!”

    “双鬼拍门。”

    “三星拱月。”

    “你这一套扎纸术,老夫我似曾见过?”索额图干瘦枯绿的老脸,依旧萦绕一层毛骨悚然的笑容,“林三,你是张扎纸的徒弟?”

    清朝死城,数百年来,一直躲在暗无天日的阴域,偶尔外出漂泊。

    与民国时期的张扎纸遇上,也是正常。

    坐在冰冷椅子上,我捂住口鼻,防止冷煞入体,道,“我与一代奇人张扎纸,生活的时代相隔百年岁月,岂会是师徒关系。”

    索额图佝偻着脊背,形如饿死鬼的神态,“得传承,自有师徒情分,自古以来不都如此吗?”

    大黑狗站在一旁,铜铃大眼打量四周,一直没有说话。

    坐立不稳,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我道,“大学士,请我入清朝城,是为了报隆科多鬼死的仇?”

    索额图摇头,“隆科多,小鬼罢了,不值一提,死了也是他本事不足。”很难得,索额图居然为我开罪说好话?

    我试探语气道,“夺我阳寿,吸我阳血?”

    索额图还是一个劲摇头,“你身上的东西,对吾等而言,没有意义。”

    我一头雾水道,“不杀我,又请我?”

    “能不能活,看你自己本事!”索额图一字字说道,“老朽一位天性暴躁同僚,阴寿已尽,命在旦夕,你能让他多活上三月的话,就可以走出此城。”

    索额图的同僚?

    会是清朝哪一位重臣?

    见到有生的希望,我连忙问道,“大学士,他是谁?”

    索额图直勾勾盯着我,绿眸湛湛,似乎能看穿人心,“曾权倾朝野的鳌拜。”

    啊!

    我心中一惊,五味杂瓶,“清朝三代元勋的鳌拜?”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对啊?

    这索额图的父亲,名叫索尼,正是被鳌拜害死的。

    索额图怎么会帮助自己的杀父仇人?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索额图解释道,“林三,你救鳌拜即可,其他事,不要妄自揣测,也不要多说多议,否则有无妄之灾缠身。”

    我道,“鳌拜在哪?”

    索额图道,“自在锁鳌牢!”

    锁鳌牢,不言而喻,就是封锁鳌拜的地牢,历史上记载,满洲镶黄旗人,清朝三代元勋,康熙帝早年辅政大臣之一。以战功封公爵。鳌拜前半生军功赫赫,号称"满洲第一勇士",晚年则操握权柄、结党营私。康熙在黄锡衮、王弘祚等大臣的支持下,主政于朝,后定下计策,在武英殿擒拿鳌拜。鳌拜被生擒之后,老死于囚牢中。

    老死的囚牢,正是锁鳌牢,据说是一处怨念不散的恐怖地方。

    我疑惑道,“大学士,鳌拜那等存在,也会有阴寿临终的时日?”鳌拜那种人,生前窃弄威权,死后也定然是残暴罪徒,就算做鬼,也是上位鬼啊?

    索额图道,“生老病死,鬼不能免。”

    随即,索额图拄着拐杖起身,亭子外的鬼太监,连忙进来搀扶,然后一步步走向更死气沉沉的死城深处,我和大黑狗对视一眼,也只能无奈跟在后边。

    百年不散的黑雾中。

    我们进入一处狰狞石楼,四处密布铁栏,一些挂满蜘蛛网的砖壁上,染着血迹,在一些角落里,甚至还看到瑟瑟发抖的小鬼。

    这里边,呈鬼牢的布置。

    似乎是因为活人走进的缘故,原本死寂一片的各间牢房,突然伸出鬼爪,以及传出一阵阵凄厉嘶吼声,一张张扭曲的脸,也在浮现。

    索额图道,“他们,并非大罪大恶,而是阴寿将近,不得不在这里苟延残喘。”

    头顶上,红绿光泽闪烁,有莫名的轨迹在流转,蕴藏玄机。

    “哗啦啦!”

    牢狱最尽头,走下十多级台阶,便听到一阵阵铁链碰撞的声响。

    前方,十三根黝黑铁索,肆意挂在空中。

    一个身材高大,满头白发的老鬼,被铁链穿骨,所在正当中,此人显出撕心裂肺的疼痛表情,咬牙切齿发出低吼,眼神暴戾。

    肉眼可见,即便铁索穿体,鳌拜的身上,还是有一点点雾气冒起,那是鬼魂碎片。

    人死先冷脑。

    鬼死从脚消。

    鳌拜一对脚已经消失,腹部也流失大半,仿佛被腰斩的画面。

    “索额图,吾之阴寿何在?”满脸络腮胡子的鳌拜,疼痛难忍低吼,双臂疯狂晃动,十三根鬼链也摇曳得越来越激烈,铿锵音不断。

    “下边世界有变,只能等三月后再交易了。”索额图如实道。

    “怎会如此?”满脸狰狞的鳌拜,仰天嘶吼,“天意不垂怜,要绝吾命啊!”

    生前作恶,杀人如麻。

    死后遭罪,因果大抵如此了。

    拄着拐杖的索额图,倒是很冷静道,“鳌拜,好在遇到一个活人,可以暂时替你保命。”

    “小小活人,还比得上下边世界的牛鬼蛇神不成?”鳌拜异常恼怒。

    索额图又道,“他是一位扎纸匠,可用扎纸术,保你三个月命。”

    面目可憎的鳌拜,凶眉一横,“当真?”

    索额图道,“自然!”

    鳌拜捏紧双拳,目露狠光,“索额图,速速让其做事,否则吾真要飞灰湮灭了!”

    站在原地,我皱着眉宇,这鳌拜的戾气太重,一般的纸物,恐怕难以锁魂?

    不多时,我们往外走出去。

    离开阴森森的鬼牢,站在一排排铁栏外,索额图口吐鬼话,“林三,你还需要什么?”

    我直接道,“这里是清朝死城,自当有藏宝阁吧?我要去找一些东西。”在过来时,没有带什么纸张,当然,要帮鬼保命,尤其帮一代厉鬼鳌拜,需要的自然是天地间极阴的纸物,否则没有意义。

    藏宝阁,其实也就是陪葬品的地方。

    估计是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

    听到此,大黑狗摆动尾巴,进来清朝死城后,第一次难得露出兴奋表情,真是一条利益熏心的狗。

    索额图没有意见,道,“去吧!”

    阴阳怪气的鬼太监恭敬道,“尊大学士令。”

    索额图走了几步,然后消失在丛丛雾气中,不知所踪,鬼太监示意我们跟在身后,还发出不男不女的鬼话,“林三,跟紧咱家,此处,不比外边世界,一步踏错,跌进洞窟,可能人入鬼口丢命。”

    我问道,“你们内务府那边,谁当差?”

    白粉底,大红嘴唇的鬼太监卖关子道,“前去自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