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大明春色 > 第五十六章 宁静的大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山东部的大宁城,依旧宁静。

    一身戎甲的李泰站在城墙垛口后面,左手按着刀柄,眯着眼睛望着城墙内外。眼睛看到的一切,都那么平静,唯有内心不平静。

    正因为大宁城一点动静都没有,才显得那么不寻常……若是宁王朱权会遵照圣旨,现在应该调集兵马、收拾东西向辽东走才对,哪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李泰可没法当啥事都没有,燕王早就在北平造反了!大宁迟早得出事!

    就在这时,一个部将走上城墙来了,抱拳道:“将军,城下有个人自称是将军家里来的人,非得要见将军。”

    “什么样的人?”李泰随口问道。

    部将歪了一下头,“嘶”地吸了口气,“穿着长袍,有点像个文人,又不太像,操着南方口音……脸长得像个妇人一般。”

    李泰正想说带上来,忽然想到什么,又道:“我下去见见。”

    李泰走下城头,过甬道走到城门外,果然看到了一个人等在那里。那人果然长了一副女相的面相,但李泰并不认识他。

    见来的只有一人,还穿着布衣,李泰便轻轻抬起手,往后一挥。跟过来的部将便后退进去了。

    “你是……”李泰开口道。

    来人道:“我是谁不重要,只是办差的。阁下是李泰李将军?”那人见李泰毫不犹豫地点头,又问:“可否将印信一观?”

    李泰皱起眉头,径直拿出一块圆腰牌伸到那人眼前。那人便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一枝竹筒来,双手递了过来。李泰便伸手接了,正想打开竹筒。

    那人道:“慢!”

    李泰顿时住手,抬头疑惑地望着他。那人又道:“这里不是看东西的地方,更不是说话的地方。将军最好一会儿再看。在下不敢进城,一个时辰后,东边的十里亭,咱们再谈谈何如?”

    那人说罢,不容李泰回答,便抱拳道:“告辞。”

    这玩意是什么?李泰揣进怀里,走到城内的衙署内,找了间房进去,这才打开来看。

    不看则已,一看大惊!李泰观之,里边是绣着祥龙的黄绸,上面御笔写了两列字:卿可判缓急,权宜行事。

    他双手发抖,赶紧先藏到怀里,将门窗全部关紧,才又拿出来仔细观摩。没错,李泰是见过当今圣上御批的人,他细看之下,确定就是圣上亲笔!

    这是密诏啊,老子还从来没见过密诏!李泰心道。他这种级别的将帅,连皇帝的面都极难见着,别说给密旨了。

    他查验之后,马上小心翼翼地藏进亵衣里面,胸口“咚咚咚……”直响。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时辰,李泰便带着两骑心腹亲兵,骑马出城往东赶去了。

    一行三人在路上十分沉默,快马加鞭赶到十里亭。李泰一眼望去,见十里亭没人,他左右回顾,发现不远处的小山丘旁边站着一个人,只有一人一马,正是之前见过的人。

    李泰便拍马过去,离数十步时,他便抬手止住亲兵,单骑过去。

    李泰翻身下马,腰也弯下了,抱拳道:“先生如何称呼?”

    话音刚落,忽然“砰砰……”两声弦响。李泰大吃一惊,回头看时,只见一个亲兵的喉咙处钻出一枝箭簇,血肉都带了出来,两个亲兵一起从马背上歪倒。

    “啊!”李泰伸手摸刀,忽然“哐当”一声,他便看见金星满天,人也昏过去了。

    ……等李泰悠悠醒转时,睁看眼只觉得周围光线黯淡,已经到晚上了,但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稍微挣扎了一下,发现手脚被绑着,嘴里也堵着一团什么臭布。

    这是咋回事?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挖土的声音,接着一个声音道:“你他娘|的,叫你别用箭,那十里亭人来人往,被发现血迹怎办?”

    另一个声音道:“别??拢「辖敉诤每影咽?缀湍秦寺窳耍?智?厝ソ徊钏?酰 

    刚才那个声音又道:“兄弟别怕,那李泰很蠢,连伪造的东西都看不出来,太容易相信人。”

    老子要被活埋?李泰一肚子疑惑和恐惧,感觉自己要死得不明不白了。

    这几个是什么人?李泰琢磨着,白天那箭簇的准头很准,而且是穿甲重箭才能直接射穿脖子……只有军中才用那种重箭簇,恐怕也只有军中神臂手才有那箭法!

    李泰假装自己没有醒过来,虚着眼睛观察四下,绞尽脑汁想法子。

    他忽然发现火堆旁边的一只小木箱,那是府库装钱的箱子,官府的东西、李泰一个武将哪能不认识?他仔细看了一会儿,借着晃动的火光,那箱子上的封条虽然撕坏了,却隐约能看到是大宁府库的封条!

    他娘|的!大宁的人为啥要杀老子?

    李泰自忖,他是京师朝廷早就安插到大宁的人,为了监视宁王。不过宁王似乎并不知道……也难说!

    虽然身份隐秘,但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估计早已被宁王察觉了。而白天看到的密诏,也只有宁王如此尊贵的人才可能有,皇帝怎么可能随便给人密诏?

    再说他一个大宁城的大将,几乎没人知道真实身份,谁会杀他?为何要杀他?

    就在这时,李泰发现旁边的树下扔了一把雁翎刀。他便小心翼翼地往那边挪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夜色里忽然一声大叫:“人跑了!”

    李泰已经娴熟地翻身上马,猛地一脚踢在马腹上,策马便跑!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砰砰砰……”三声弦响。李泰俯下身,趴在马背上只顾疾奔。

    ……

    燕山中稍平的一块土地上,有一个村子,住了百来口人。

    一到晚上,村子里便漆黑一片,只有零星几朵豆粒般微弱的光。这是一个寻常而宁静的夜晚。

    但是忽然之间,狗的叫声四处吠叫,马蹄声“哒哒哒”响起。夜色之中火把成群,房屋也被点燃了。村子里马上不再黑暗,到处大火冲天。

    “砰砰砰……”弦声在夜空中响起,火箭乱飞。村子很快就喧嚣起来,许多村民跑了出来,茫然地四下乱逃。

    骑兵在村子里到处呼啸而过,打着“燕”字旗号的军旗四处可见,不知来了多少人马。

    大量村民逃出村子,惊慌失措地往山上跑,小孩儿的啼哭,大人的尖叫嚎哭乱作一团。

    就在这时,一个汉子在人群中喊道:“燕王的人马到大宁城来了!燕军缺粮,到处劫掠,大伙儿别往南边跑,要被戮杀!”

    “怎么办啊……”人群中有人哭喊道。

    刚才那汉子叫道:“俺是河沟村那边的,旁晚时就被抢了,村子里的人都快被杀光啦!这种时候去不得大宁城,俺们得快往东跑!”

    “燕军杀红了眼,连村里的狗都不放过,孩童被挑在枪上烤了吃,不跑就等死……”

    众人又惊又惧,不知所措,在那汉子的喊叫带领下,纷纷跟着他逃命。大伙儿什么也顾不得了,先逃跑保住命再说。

    ……

    李泰不知跑了多久,早已不见追来的人。他拿着火把,又回头看了一番,这才放心下来。

    刚才那条路东西延伸,李泰是往东边跑的。此时他寻思了一番,再回大宁就是送死!身上又啥都没带,只有一匹马和几样东西。

    为今之计,只有继续往东,过义州,到广宁去找辽王。李泰已经得到消息,辽王领旨了,正要从海路回京。

    快到天亮时,他看见南边火把通明,似乎有一大群人。李泰赶紧下马,把马拴住后,又灭了火把,自己小心走到路边的枯木中躲起来。

    等了一阵,原来是一群拖家带口的百姓。有些只穿了亵衣,十分狼狈。

    李泰松了一口气,走到路上,抓住一个人问道:“你们从何处来,干甚么跑?”

    那人道:“燕兵来了,杀人哩,烤孩儿吃……”

    这时有个汉子喘着气道:“兄弟你不是燕兵罢?”

    李泰低头看自己狼藉的戎服,摇头道:“我是大宁的兵。”

    那汉子道:“大宁的兵不是降了?燕兵来了哩!”汉子说完就只顾往东跑了。

    李泰沉住气,又拦住一个妇人喝道:“大胆,尔等竟敢装模作样,欺蒙本将!再不说实话,休怪本将刀下无情!”

    那妇人一软,跪在地上大哭:“军爷饶命!俺们是大宁南边高坝村的人,被燕兵抢了,什么财物都没有……俺们没欺蒙啊!”

    李泰便丢下那妇人,又随便逮了几个问话,这些人确实是百姓,老弱妇孺青壮全都有,口音也是大宁那边的。

    还有个老头识字的,说到处都是燕军旗帜!

    李泰遂丢下这帮逃难的,走回去取了马,继续往东走。

    一路上又累又饿,过义州也不敢进城,他弄了一身百姓的衣服只顾东走,幸好马背上有一只水袋,这才能取水坚持下来。

    李泰一路东躲西藏,奔到广宁。幸好身上的印信还在,便进了城见辽王。

    辽王听说是大宁来的武将,也接见了。李泰见到辽王,便“扑通”跪倒在地,说道:“宁王反了!宁王反了!”

    辽王大惊,说道:“本王昨天才收到大宁那边的消息,宁王不是按兵不动?”

    “他反了!”李泰情绪激动道,“末将亲眼所见,错不了!宁王已把燕军放入大宁,他蒙蔽了大王!”

    辽王立刻又派人往西边去打探情况。

    一天之后就有回禀了,打探消息的斥候说,义州那边有很多从大宁逃难来的百姓。辽王大急,心急火燎就赶着去上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