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北宋大丈夫 > 第336章 那是人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黝黑的肌肤,深刻的皱纹,一双浑浊的眼睛,以及那手脚没处放的不安。

  这就是杨鸣给宰辅们的印象。

  宛如一个老农!

  韩琦皱眉问道:“你说自己原先跟着李仲道巡查过黄河故道?”

  杨鸣低着头道:“是。”

  韩琦摇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了。

  对于黄河的防御作用,韩琦毕竟是在军中厮混过的,所以持保留态度。

  你们折腾,我不管。

  他没有欧阳修和包拯那种一旦发现错误就要纠正的想法,那样的人过的太累。

  他只是在想着什么时候再劝劝官家,好歹接个宗室子进宫养着。

  富弼问道:“东北两个方向都去了?”

  这是他最关心的,东边的河道如何,当年的李仲道说不错,问题不大。

  但是河堤还是在一夜之间就被冲垮了。

  北面呢?

  沈安说北面的地势低,水往低处流,正合这个地形,所以走北面才是正道。

  几个宰辅都在盯着他,杨鸣抬头惶然道:“相公,小人都去过了。”

  富弼叹息道:“东北地势如何?”

  曾公亮别过脸去,双拳紧握。

  都下衙了,可大伙儿还没走,就是在等待着这个信息。

  沈安今日在朝堂上的从容姿态再度被他们回想起来。

  他并未去查验过,懂个屁!

  几人心中微微一松,杨鸣皱巴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当年小人跟着走遍了东北两边,撅井筒之法可量地势之高低,小人走遍东北两处,都是北低东高……”

  北低东高……

  他剩下的话宰辅们再也没听进去。

  北低东高啊!

  “……当初小人们也嘀咕过,说走北是顺势而为,走东是逆势而动……”

  “……可诸位上官却不肯听,执意要走东边,然后……”

  然后就扑街了。

  杨鸣的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身体微微颤抖着:“那一夜……河堤轰然倒塌,水流倾斜而下,那些民夫、那些在边上的官吏……无数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就被决堤的洪水冲的无影无踪……”

  富弼的身体在颤抖。

  他强撑着站起来,说道:“去问问,就问官家可能见见我等。”

  有人去了,室内寂静。

  富弼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他的眼睛发红,说道:“但凡有一句假话,你就去琼州吧。”

  琼州是个蛮荒之地,去了就是流放。

  杨鸣的眼中有些慌乱之色闪过,但宰辅们心神不定,没发现。

  “小人不敢撒谎。”

  他渐渐坚定了起来:“当年不止小人一人,还有许多人跟着去了。”

  富弼强笑道:“好!”

  好个屁!

  如果真是北低东高,那黄河怎么换道?

  稍后一群人就进了宫。

  赵祯很不高兴,他刚回到后宫,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吃晚饭。可才将坐下,又说宰辅们请见。

  朕不能生气!

  不能生气!

  他压住火气,缓缓走进殿内。

  “是何急事?”

  不过是片刻,刚才神色有些虚弱的官家,已经化身为威严的帝王。

  富弼出班,那神色让赵祯心中一个咯噔。

  这是坏消息。

  能让富弼神色惨淡的消息……莫不是辽人大举入侵了?

  瞬间他的胃就开始了抽搐,然后就是身体。

  “陛下,有当年和李仲道一起巡查河道的小吏杨鸣求见……”

  不是辽人入侵啊!

  赵祯心中一松,胃部的痉挛就缓和了些。

  “何事?”

  富弼苦涩道:“他说当年东边和北边的河道都勘察过,陛下……”

  他抬起头来,想起了君臣对黄河改道的欢欣鼓舞,可现在呢?

  “富卿这是……”

  赵祯觉得很是奇怪,就笑道:“莫不是疲惫了?那可歇息几日。”

  他从不逼迫臣子,许多时候觉得顺其自然最好。

  我仁慈,你们就不能不要脸。

  富弼摇摇头,说道:“他说黄河北向的河道……低洼……东向的……东向的高。”

  赵祯急促呼吸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喃喃的道:“沈安说的竟然是真的?可……但有虚言……”

  帝王之怒,哪怕是仁慈的帝王,可都容不得欺骗。

  随后杨鸣就被带进来了,浑身颤抖。

  “说吧,但凡有一句谎话,皇城司见。”

  陈忠珩出来威胁了一把,然后继续回去装木头人。

  杨鸣惶然道:“陛下,小人不敢,当年之事许多人都知道。”

  “许多人都知道?”

  赵祯不禁笑了,然后问道:“那当年怎么没人说?”

  杨鸣愕然道:“陛下,给谁说?”

  “给朕……”

  赵祯突然醒悟过来了,他的目光转动,看向了宰辅们。

  小吏的话自然传不到他的耳中,那么宰辅们呢?

  富弼摇摇头道:“臣当年未曾听闻。”

  杨鸣有些怯了,再说下去,他担心自己回头就会完蛋。

  但昨夜沈安的话又回响在脑海中。

  ——你的儿子太学会负责,你的安危有某负责,谁敢动你,反对黄河改道的官员们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他闭上眼睛,几乎是嘶吼般的说道:“说了!当年小人都说了,可上官们没人听,再说就会被赶出去……不只是小人在说,许多人都在说不该改道,可没人听,没人听啊陛下!”

  他缓缓跪在地上,泪水从脸上滑落,垂首道:“那一日小人也在河堤边,那边在欢呼庆功,笑声通宵达旦……那些民夫都得了一块肉,也是笑逐颜开……那一夜所有人都在笑,然后……”

  “那声音轰然而来,就像是厉鬼撕开了地面,然后在咆哮……地面震动,小人喝了些酒,就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那洪水像是小山般的冲了过来……”

  他哆嗦了一下,“小人呆在了原地,看着前方那些民夫和牛马全被洪水卷了进去,惨叫声到处都是,然后瞬间又消失了……眼前一片汪洋……”

  “那些官员在哭嚎,有人吓出了屎尿,然后手脚并用的往后逃……”

  “……天亮后,小人跟着下去看,一路……一路都是尸骸啊……”

  “够了!”

  “够了!”

  富弼厉喝道,然后看向了随后怒吼的赵祯。

  杨鸣从回忆中清醒,抬头看去,不禁骇然。

  赵祯的面色惨白,嘴唇蠕动着,却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场浩劫!

  不,是人祸!

  赵祯缓缓起身,说道:“今日朕和诸卿还在商议……还在想着改道……给黄河改道。”

  他的声音异常虚弱,富弼失魂落魄的道:“是,臣……臣……当年之事,臣有罪。”

  “谁都有罪!”

  赵祯近乎于冷酷的道:“朕有罪,你等有罪,无辜的是谁?百姓!”

  富弼缓缓免冠,然后跪了下去。

  主辱臣死……

  一时间殿内全是跪下的人,杨鸣有些懵。

  你们这是啥意思?

  “黄河啊!”

  赵祯面露痛苦之色,说道:“沈安说的什么……流速?叫他来,朕想听听。”

  他疲惫的坐了下去,说道:“诸卿起来吧。”

  稍后沈安来了,进来之后还打了个嗝,一看就是吃多了。

  “臣在太学和学生们刚吃了晚饭。”

  沈安觉得这些君臣都是神经病,所以不能学他们,于是带着几个最近名气越发大了的太学馒头路上吃。

  这是叫我来干啥?

  他茫然不知,却觉得气氛不对。

  他看了边上的杨鸣一眼,可杨鸣此刻不敢和他眉来眼去,只能木然站着。

  赵祯看着他,想起了先前的事。

  为了阻截黄河改道,这个少年在今日冒险和帝王和宰辅抗争……

  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勇气和愤怒,才敢和大宋最顶端的那几个人翻脸啊!

  “……六塔河之事……”

  他为何冒险也要阻拦此事?

  ——位卑未敢忘忧国!

  赵祯不禁颔首道:“位卑未敢忘忧国,好,好啊!”

  这是个胆大的少年,但心中有大宋,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这一刻赵祯心中感动,而宰辅们却觉得心中憋屈。

  下午沈安就是用位卑未敢忘忧国来驳斥富弼的话,此刻赵祯赞同,那就是打脸。

  可富弼却无法再反驳。

  赵祯问道:“故道狭窄不能过吗?”

  “不能。不只是狭窄,更多的是河床被抬高了。”

  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但沈安却需要各方调动,才能使这群君臣正视当年的六塔河惨案。

  沈安说道:“臣已经看到了城外在挖河沟,人很多,想来几日就能完工,臣觉得事实胜于雄辩。”

  轰隆!

  这话依旧是地图炮。

  你们从来都是雄辩,可说事实的却没几个。

  欧阳修四处呼喊无人理睬,包拯咆哮于御前,你们视若未见,然后恼羞成怒。

  此刻如何?

  我不说什么大道理,来,咱们用事实来说话。

  “二股河不一定。”

  谁特么的还在坚持这个?

  沈安回身看去,就看到了富弼那倔强的脸。

  这老汉疯了吗?

  沈安怒道:“二股河……敢问富相,您可知道二股河为何淤积吗?”

  富弼摇头,“可以疏浚。”

  沈安摇头道:“疏浚永远都赶不上淤积。”

  疏浚毛线,后世疏浚了没?

  可每年依旧会胆战心惊的看着洪水一波波的下来。

  这不是家门口的小河沟,而是母亲河,忽悠不得啊!

  沈安冷冷的道:“地势……水往高处流的代价就是泥沙无处冲刷,最后就一路淤积,直至黄河变成悬河,然后咱们就只能祈祷……”

  祈祷什么?

  沈安虔诚的道:“祈祷堤坝不会垮……”

  赵祯说道:“去查!当年参与六塔河改道的人都去查,查清楚!”

  ……

  月初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