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特种兵王 > 第八百八十一章 一直装清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八百八十一章一直装清纯

    “老子在京都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楚生冷眼看着宋语恬,伸手指指天空,“我楚氏制药也是响当当的!”

    “我没有骗你啊!”宋语恬万分委屈地哽咽着说道。

    “你还敢说?你以前在苏南的那些好事别以为老子不知道!”楚生挥舞着两手,表示着自己的愤怒,“你的那些丑事还用老子挨个儿给你指出来么?”

    “你说什么?”宋语恬完全不明白楚生指的是什么。

    “别告诉我你忘了你在夜总会做舞女的光辉岁月了,哼!装得那么清纯,害老子还信以为真!”楚生伸出右手食指,直指宋语恬,厉声说道:“那么认真地追你追了这么久!亏了老子那些心血!全花在你这种残花败柳身上了!”

    “我不是!我没有!”宋语恬已经泣不成声,眼泪不住往下落,看得宋楚扬一阵心疼。

    “不用狡辩了!老子也没那个工夫跟你这儿废话!”楚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继续说道,“我告诉你,老子当初追你也不过是玩玩!现在老子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了,你要是敢捣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真爱?”宋语恬抬起泪眼,傻傻地看着楚生,傻傻地开口问道。

    “对!音姿就是我的真爱!所以,如果以后,再让我发现你惹到她。哼哼!你自己看着办!”楚生冷冷说道,转身就要离开。

    宋语恬一把抹掉眼泪,伸手想要拉住楚生,却忽然顿住。

    宋语恬哀伤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这样一双脏污不堪的手,怎么能去触碰楚生那白得如此圣洁的西装。

    “你等等!”宋语恬焦急而又小声叫道。

    “干嘛?”楚生站定脚步,却没有回头,恶狠狠地说道。

    “我,我用自己的积蓄给你买了份礼物……”宋语恬从自己脏污的衣服口袋里翻出一个细心用手帕包住的小包。

    楚生鄙夷地看着宋语恬打开手帕小包,拿出里面一个绣花荷包。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人在用荷包!

    真是low极了!

    宋语恬细心地拆开荷包的系扣,拖出里面一块儿看起来不是很名贵的腕表。

    楚生看看腕表,再看回宋语恬泪湿的小脸,冷冷一笑,说道:“别费这种心思了!你这种货色,老子看不上!你的腕表,老子同样看不上!”

    宋语恬委屈地看着手上托着的腕表,低泣着说道:“这是我存了好久的钱才买到的。”

    “那又怎样,你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楚生甩甩手,又转身,准备离开这个脏臭的地方。

    “那,我爸爸……”宋语恬怯怯地说道,“你说过会帮我的。”

    “我凭什么帮你?你又不是我的谁!当初那样说不过是想追到你而已!”楚生冷冷一笑,转回身。

    “你还真以为我会帮你找爸爸?你也太好笑了!你爸爸不要你了!知道么?当初他丢下你们母女俩,又怎么会让你们找到他!”楚生裂开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他就是再版的陈世美!也许现在正搂着哪个女人风流快活呢!”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宋语恬惊愕地看着楚生。

    “我这么说都是客气的!”楚生不耐烦地说道。

    宋语恬激动地走上前,想跟楚生说清楚自己的爸爸一定不是楚生所说的那样!

    楚生看到宋语恬走了过来,马上伸手向前一挥,就怕宋语恬会沾到自己。

    “咔!”宋语恬双手捧着的小布包,被楚生一挥,挥到了地上。

    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苦存钱买来的腕表就这样摔在了地上,瞬间解体。

    宋语恬顿时傻了眼。

    “别让我再看到你!”楚生恶狠狠地说道,完全不理会已经僵化的宋语恬,转身走出了胡同。

    我叻个擦!人渣!混蛋男!死白蚁!宋楚扬心中不住咒骂。

    看着妹妹失声痛哭,蹲在地上捡起已经被摔坏的腕表。

    宋楚扬全身散发出恶魔的气场,还没几个人能把他气到这种地步!

    “喀拉拉!”正在愤怒中的宋楚扬听到周围有些响动,转头看去。

    周围的墙面已然出现裂缝,地面也隐隐出现裂痕。

    这是宋楚扬身体里的内力,顺着气场范围不断向外侵袭,导致的结果。

    就是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毁坏公物?不过看眼墙上用红圈圈着的“拆”字,宋楚扬略略放下了心。

    宋语恬抱着荷包蹲在地上痛哭出声,好像要将这些年的委屈一起发泄出来。

    “我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老天你要这么惩罚我?”宋语恬抬起头,看着天空,大声哭喊。

    “没有爸爸是我错了么?想要活下去是我错了么?付出之后想要得到回报是我错了么!”宋语恬哭喊着。

    渐渐地,她累了,宋语恬不再哭喊,只是默默流着泪。

    她抱住自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一样,想要守护住最后一点温暖。

    终于,她倒下了,满脸泪痕地蜷缩着身体,倒在了堆满废弃物的胡同里。

    宋楚扬一步步走近,看着妹妹泪湿的小脸,万分心痛涌上心头。

    他伸出手,缓缓擦拭着妹妹脸上的泪痕,轻轻将她抱起,像抱着珍贵的宝物。

    走进妹妹租住的“鸽子窝”,宋楚扬首先注意到的是,如此狭小的房间,居然还摆放着几张上下铺。

    宋楚扬抱着妹妹,走到床头摆了妹妹照片的床位,小心地将她放在床上。

    静静听了听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宋楚扬伸手探查了下妹妹的脉息。

    “你到底受了多少苦,才会这样孱弱?”宋楚扬心疼地抚摸着妹妹瘦削苍白的小脸。

    确定妹妹只是身体比较孱弱,并没有其他病症,宋楚扬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

    现在不是心疼妹妹的时候,宋楚扬决定先让妹妹恢复健康活泼才是关键。

    闭上眼,灌内力于双指,宋楚扬使出“巧工清默指”为妹妹治疗。

    据说这“巧工清默指”是京都胡家,历代传接班人,不传庶的绝学!

    要是有胡家人看到,没准儿还会以为宋楚扬是他家失散多年的嫡孙接班人,也说不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