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特种兵王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这事看着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这事看着办

    宋楚扬屁颠屁颠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高跟鞋,然后体贴地单膝跪地为赵欣瑜套在脚上。

    赵欣瑜脸一红,但也没有拒绝宋楚扬的好意。

    何芷荨此时举着香槟杯子的手抖了一下,迟疑片刻往二人方向走来……

    “你没事吧?”何芷荨问赵欣瑜。

    赵欣瑜擅于察言观色,她明白何芷荨的心情,但她也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宋楚扬看着两个闭月羞花的美人,气也气不起来,吓唬人的口吻埋怨道:“红颜祸水!”

    “谁是祸水?”何芷荨挑眉,衣着高腰的设计把整个人的比例修饰得恰到好处。

    宋楚扬眼神很不老实地看了看何芷荨事业线,吞了口水,还没反抗就已投降……

    这时候大厅里面已经被搞得有些狼藉,闻讯而来的大副立刻吩咐手下清理现场,随后将宋楚扬和二姝带离了这个地方。

    今日本末倒置,赵欣瑜挺身而出救了衰神附体的宋楚扬,大副将他们带到了办公室,里面会客沙发上躺着昏迷的沈珏炫!

    宋楚扬看着四仰八叉的沈珏炫,指着鼻子就朝大副告状:“就是他,就是他,想泡我的妞!”

    大副怕这些高手趁着沈珏炫无力反抗,对他大打出手,赶忙劝阻:“我知道!”

    两个美女没说话,宋楚扬不依不饶:“我说你不把这人渣关进小黑屋,以后他醒了再去祸害其他美女怎么办?”

    大副是个年近五十上下的中老年,一把花灰的络腮胡子说不出的沧桑老道:“宋先生,您先听我说。这个沈珏炫是我们董事长的独子,也是集团的股东。”

    宋楚扬看着大副妄图用权势来压制他,马上就火冒三丈:“不是,你什么意思?他是股东就可以不守法?”

    大副也没生气,呵呵一笑道:“不,您误会了。沈珏炫品行不端但并不犯法,如今这位女士先出手把他打昏,恐怕到了目的地是会有些麻烦!”

    此话一出,宋楚扬回头看了看赵欣瑜,赵欣瑜捂着嘴无辜地大眼睛向他眨了眨。

    赵欣瑜的意思很明显,对自己先动手的是沈珏炫的狗腿,但先被打昏的却是倒霉蛋沈珏炫,大副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大副行游轮多年,奇人异事神马的自是见过不少,他狡黠的目光看着宋楚扬又抖了个包袱:“哈哈,沈珏炫的昏迷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恐怕这位姑娘心里是明白的。”

    赵欣瑜心里吃了一惊!

    的确,自己那记手刀是带了真气的,沈珏炫的昏迷是真气压制气血所淤。

    大副看着赵欣瑜的脸色就知道是被自己说中了,深呼一口气提议道:“我呢,和沈珏炫的父亲是有几分交情的,不如让这位姑娘把沈珏炫医治好,然后我来和他父亲说和一下让他对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如何?”

    换做以前,宋楚扬必定啐死这个狡猾的大副:沈珏炫他调戏我老婆,居然还让你给求情让他爸放我过?

    简直是笑话!

    但依照目前的情势,宋楚扬的衰运应该已经是牵扯到了他周边人的命运。

    他可不想刚回来就被头条刊登上报,他回到家乡是为了躲灾的,可不想再弄一身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转过头很勉强地对赵欣瑜说:“大副说得好,大副说得妙,大副说得呱呱叫!给沈珏炫解锁吧!”

    赵欣瑜明白宋楚扬的顾虑,也没说话,提起真气照着沈珏炫脑门一掌打下……

    折腾了一夜,几个人都有些疲倦,宋楚扬赖在何芷荨和赵欣瑜的超豪华套间内不走:“便宜那个沈珏炫了!”

    何芷荨知道今天自己惹了祸,一反常态给宋楚扬揉着肩:“不过赵欣瑜这一掌,恐怕沈珏炫要傻几个月。”

    赵欣瑜慵懒地躺在贵妃榻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二人说:“顶多就是大脑受点损伤,会不自觉流口水而已!他不是花痴么?让他多花一会!”

    宋楚扬夹在二人当中,都能感觉到空气中二人视线交汇处的电光火石!

    没想到自己还是没躲开两个美人的争风吃醋。

    也罢,谁叫我宋楚扬就是这么万人迷呢?

    事情就这么平息了,以后的日子游轮上再没人敢惹他们三人,宋楚扬倒觉得生活枯燥无味,食如嚼蜡。

    风平浪静的航行中,宋楚扬只能用修炼恢复真气来打发时间。

    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他的真气倒是精进不少,但始终没有达到筑基期。

    好在此行跟着赵欣瑜,她带的药丸助了宋楚扬一臂之力。

    几颗药丸下肚,配合宋楚扬自身的努力,在漂泊了六十多天之后,不但游轮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而且他的能力也到达了筑基中期。

    宋楚扬、赵欣瑜和何芷荨登上了故乡土地的那一刹那,心中各种复杂的心情一股脑涌上心间。

    在求仙真境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可是细细算来,离开家乡已有数年。

    看着高楼林立的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脚步匆忙的小白领,三个人不由从心里感觉已经和现实脱了轨。

    坐进计程车里的何芷荨,沉不住气地问宋楚扬:“不是说你在渡劫期吗?我看自从过了沈珏炫那道坎,咱们周围也没见什么异样?”

    “不好!”何芷荨的话音刚落,开车师傅一声惊呼。

    接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后面跟着哐的一声巨响。

    计程车追尾了前面的轿车!

    由于惯性,坐在副驾驶的宋楚扬脑袋直接就撞上了车的前挡风玻璃,好在宋楚扬脑袋结实,换做一般人估计也就昏迷了。

    司机惊魂未定,刚直起身接着计程车身就又一阵剧烈摇晃:哐当。

    赵欣瑜和何芷荨捂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回头望去,原来后面的轿车来不及躲避,一下子撞到了计程车的车尾。

    开车师傅赶紧下车,嘴里嘟嘟囔囔:“活见了鬼,前面明明没有车啊!我眼睛没瞎啊!”

    前面车的师傅下来和计程车师傅吵作一团:“你疯了?没看我车在前面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