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最合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近成国公司徒恽的心情非常一般。

    本来依照他的意思,今年六孙女做了大宋皇后,府中定是要好生热闹一番的。

    尤其是年下,就算他不想热闹,满朝文武和满京城的勋贵也不答应不是?

    可老三一家又一次坏了他的兴致。

    皇后的父亲受封承恩侯,承恩侯一家搬入承恩侯府,都是天经地义的事,谁都无法诟病。

    可老三他们一家也别这么着急好么?

    老三媳妇才出月子没多久,他们一家人居然就急急慌慌地搬入了承恩侯府。

    听说他们搬进去的时候,一多半的院子都还没有来得及修缮布置。

    明明夫妻二人都是受过良好教养的勋贵子弟,却搞得像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一样。

    生怕旁人不晓得他们夫妻是大宋皇后的爹娘?

    还是想要告诉别人他们在府里被父母兄嫂挤兑得住不下去了?

    简直太丢人了!

    这下好了,原本计划中属于成国公府的热闹,一多半肯定都归了承恩侯府。

    大宋皇后依旧是姓司徒不假,可人家还会认为她的娘家是成国公府么?

    下人们见国公爷一脸的晦气,谁都不敢上前触他的霉头。

    整个书房压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还是一名管事的到来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

    他喜滋滋道:“回国公爷,圣上身边的修公公来了。”

    司徒恽那满脸的晦气顿时一扫而光。

    他急忙站起身道:“还不快快有情。”

    其实此时小袖子离此处还远得很。

    直到司徒恽换过衣裳整理好仪容,他才随着国公府的大管家来到书房。

    宣读完口谕后,小袖子道:“圣上和皇后娘娘在御书房等候国公爷,您这就随奴才一起进宫吧。”

    高兴归高兴,司徒恽却还没有昏了头。

    给小袖子塞了一个鼓鼓的荷包,这才慢慢询问帝后为何事召见。

    小袖子笑道:“主子们的事儿,奴才哪里敢胡乱打听。

    不过您也别着急,奴才瞧着圣上和娘娘心情像是很不错呢。”

    司徒恽笑着拱了拱手,能打听到这几句,已经是那荷包的功劳。

    帝后在心情不错的情况下还能想起他,司徒恽不免暗暗感慨了几句。

    混到这个份上他容易么?

    世人都以为他的孙女做了大宋皇后,他不知能得多少好处,其实他快倒霉透了好么?

    最近几年,大宋国力越来越强,太上皇渐渐开始重视那些从前不甚在意的东西,譬如说礼仪等等。

    所以他虽然依旧没有得到有实权的职位,却时常被宣召入宫伴驾。

    反倒是新帝登基之后,他这个皇后娘娘的嫡亲祖父,竟再也没有了入宫的机会,说起来真是难堪得很。

    马车一路畅行,很快就抵达了皇宫。

    在官场浸淫了半辈子,司徒恽最擅长的便是交际。

    只要他愿意,和什么人都能聊得十分投机。

    待他随小袖子来到御书房门口时,连对方家里几口人,以什么为营生都被他打听得清清楚楚。

    “国公爷在此稍候,奴才进去禀报一声。”小袖子十分客气地冲他拱拱手。

    司徒恽忙道:“修公公请。”

    不过盏茶的工夫,就听御书房中传出了小袖子的声音:“宣成国公觐见——”

    司徒恽不敢耽搁,稳步走进了御书房。

    “老臣给圣上和皇后娘娘请安,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不得不说,单就礼仪和风度而言,满朝文武,尤其是年过半百的官员们,无一人能与司徒恽相提并论。

    纵然须发花白,行动间依旧让人觉得风度翩翩赏心悦目。

    赵重熙捏了捏凤凰儿的手,这才道:“平身,赐座。”

    “谢圣上和娘娘。”司徒恽站起身,在小袖子的指引下落座。

    凤凰儿温声道:“祖父这一向可还安好?”

    司徒恽忙道:“劳娘娘记挂,老臣虽然年迈,身体倒还颇为健朗。”

    凤凰儿道:“既如此,祖父可继续为圣上分忧。”

    司徒恽的心脏像是漏跳了一拍。

    六孙女这话是什么意思?

    继续为圣上分忧?莫非圣上将要对自己委以重任?

    他的神态让坐在龙椅上的二人忍俊不禁。

    赵重熙敛住笑容,把事情的原委详细说了一遍。

    司徒恽几乎停止了呼吸。

    燕国安肃帝是个窝囊废,天下无人不知。

    可任是谁也想不到,他居然窝囊到把二百年的祖宗基业拱手让人。

    身为一名燕国旧臣,而且还是一直深受圣宠的旧臣,听闻这样的消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大燕竟真的是要亡国了么?

    原来圣上竟是想要让他代表大宋去和燕国谈论归降一事。

    赵重熙见他迟迟不作应答,轻咳一声道:“莫非成国公有什么难言之隐?”

    司徒恽赶紧站了起来,躬身道:“老臣愿意前往燕国,此行定不辱命!”

    换作其他任何时候,他是绝对不想往燕国去的。

    开什么玩笑,一个所谓的叛臣回到从前的国家,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都是轻的!

    一个不小心真会身首异处。

    如今却是大为不同。

    那些鄙夷他的、笑话他的、看不起他的所谓忠臣,包括他们的主子,全都要归降大宋了。

    而且他们中的所有人,包括他们的主子安肃帝,将来绝对没有谁能混得比他好!

    似这等扬眉吐气的机会,司徒恽当然不会错过。

    见他突然间变得精神焕发,赵重熙和凤凰儿险些又一次被逗笑。

    成国公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却没有想过他还有这样的一面。

    赵重熙道:“如此甚好!成国公就趁年节这段时日做一番准备。

    只等大将军那边有了消息,你就代表朕,代表大宋出使燕国。”

    司徒恽忙跪倒在地:“老臣遵旨。”

    陪同帝后用了午膳后,成国公出了宫。

    赵重熙和凤凰儿则把韩禹父子二人以及另外几位重臣召进宫,就燕国乞降一事进行了一番认真商议。

    时间就在事情井然有序的进行中飞快流逝。

    大宋终于过完了昌隆二十四年的最后一日。

    乾宁元年正月初一,到了。

    大宋,乃至整个中原大地上,即将开启一个新的篇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