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逍遥县令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老娘切了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都什么情况呀?”

    高台上的那些个才子们彻底怔住了,甚至是有点要吐血的冲动了。刚才那些画舫明明是要朝着高台过去的,就这么一句,结果半个江面的画舫都调转了船头,也许还有一部分是正在想着现在调转能不能赶得上的。

    不只是江面上的画舫和高台上的才子们,那些个平民百姓们也是无比的诧异,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罕见了,简直就等于是拂了那些高台上才子们的面子啊。

    但是等到他们听清楚刚才管繁说的话的时候,又是深深的沉默,这人是墨谦啊,那个要跟整个世家作对的墨谦啊,一堆人想要弄死他,结果却自取其辱的墨谦,这样的人,虽然只是在京城里出名,已经足以让他们仰望了。

    但是更加让他们心悸的是,那一首风靡了整个京城《将进酒》,竟然就是他写出来的,想当初,这一首《将进酒》刚刚传入京城的时候,被无数的怀春少女所收藏,日日痴念这一首词的作者。

    而青楼中的女子们都把这首《将进酒》编上曲子,每日吟唱,可见对于这首词的喜爱。等到众人回过头来的时候,竟然发现,竟然就是墨谦,这样子,在墨谦的身上,少女们想象中的少年郎形象,就得到了具现化,年少英俊、有才华、傲气凌然。

    所以当管繁喊出了“墨谦”和《将进酒》这两个关键词的时候,许多画舫上的女子没有怎么思考,就朝着这边调转了船头。

    这个时候,高台上的黄琛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但是只是很隐晦地把刚才想要伸出去的腿给收了回来,刚才那位张公子做出一首诗的时候。

    黄琛已经在心中打好了腹稿,准备好好上去出出风头,然后再把这首诗献给璃云郡主。但是这个时候,要是说点什么,无异于是自取其辱了。

    “哼,又是那个沽名钓誉之徒!”黄琛知晓墨谦的厉害,自从被墨谦以各种方式“调教”了一番之后,回到京城的黄琛无疑低调了许多,现在在动墨谦之前,都要认真考虑一番,免得又是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但是别的人却不知道这一回事,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更何况是这一群本来就心高气傲的才子们呢?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对于读书人来说也是一样的,当时墨谦在京城的时候,名气大得很,但是当时跟墨谦一起的才子们该夺得功名的早就已经出京做官去了,该落榜的也已经早就回到家乡或者是待在国子监继续埋头苦读去了。

    人人都知道先皇登基很有可能会开设特科,若是让他们给赶上了,就能够省去那三年的苦度时光,所以很多的人都正在埋头苦读呢。

    像他们这般来这里参加花魁大会的,还真是不多。

    反而是今年刚刚考上了举人的士子们,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炫耀一番,这就导致了,这些才子中,对于墨谦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

    相应的,影响也就没有当时那些亲身见识过墨谦才华的人那么深。

    在他们的心中,墨谦不但不可怕,而且还有点垫脚石的意味呢,就凭着他的名声,而且看起来也不是很雄厚的背景,自己只要在诗才方面超过了他,那岂不就是说自己就有了足以匹敌京城顶尖才子的水平?

    比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谁让你是才名比我高的才子呢?

    我输给你不是正常的吗?我赢了那就是你不如我了。

    于是乎,抱着这样的心态,一堆才子拍案而起,“这个被先皇赶出京城的跳梁小丑又回来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一番。”

    “有道理,我等京城的才子们定要他好看,要让他知道,他贬谪的这半年,京城早就已经不是他当时的那个境况了,现在京城的读书人岂会惧怕他?”

    “待会儿我们就去好好羞辱他一番,让他明白明白现在的形势,不再是他能够耀武扬威的时候了。”

    这群才子在台上就已经商量好了要怎么给墨谦一点颜色瞧瞧。与此同时,坐在一旁准备看热闹的璃云郡主也是吃了一惊。

    她原本还以为墨谦并不会参加这个花魁大会的呢,没想到一转眼在江岸边上,就出现了这个这个家伙的身影,还是以这么风骚的姿势出场,这实在是让她有点震惊,心中微微有点惊喜。

    “那个便是传说中的墨谦墨公子啊,看起来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啊。”

    洛宁看了看不远处暴露在众人视野当中的墨谦,调笑道,她现在对这个人真是感兴趣起来了,嗯,是个挺有意思的人,竟然能够惹得这么多的青楼女子这般倾慕。

    洛宁这般想着,但是作为这次事件男主角的墨谦却仍旧是一脸懵逼,事实上他压根就什么都不知道,之前那个叫做李重阳的说江面上这些女子他都没办法。

    那没办法就没办法呗,自己又没有强求,去他说的的什么小巷子见见世面,自己也是没有意见的呀,有吃有喝就成。但是事情的转变就在一瞬间。

    当管繁喊出了那一句话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了,不但高台上的才子们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就连江岸上的百姓们都一齐朝着这里看过来,而且还用火把给他的俏脸来了一个特写。现在该怎么办呢?

    看不出来之前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是一个挺受欢迎的人啊。

    现在看起来只要他打一声招呼,这江面上绝大部分的画舫他都是能够上去的,在上面孤男……多女,又那么黑,说不定自己再写几首诗,她们一高兴……还指不定自己第二天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呢,这个想起来还是挺美好的嘛。

    但是现在的情形怎么就不太对劲儿呢?墨谦现在在考虑的事情就是,自己到底有没有命能够活到画舫到来。

    这些人是很憨厚的,你泡妞儿可以,泡上了头牌,也可以说是你的本事,大家最多就是羡慕一点,但是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这江面上这么多的佳人,是想要全都打包带走?这可就有点不厚道了。

    墨谦看着现在缓缓驶来的画舫,还有上面顾盼生姿的佳人们,然后再看看旁边虎视眈眈的众人,一时间不知道到该何去何从。

    高台上的璃云郡主看着下面的景象,不知怎么的,又想起来了在宁远的时候浴室的景象,紧咬银牙,一时羞愤齐上心头。

    “你要是敢上去,老娘切了你!”(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