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南国江山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宣州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烟尘散尽,石桥崩塌。

    田?及其侍卫刚好路过爆炸点,结果当场被炸死,甚至连尸体都有些不全。

    桥上的士兵更是伤亡惨重,许多人当场死去,其余大军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倒在地,身受重伤,使得宣州军一片大乱。

    这一次藏在桥底下的黑火药分量要少了许多,不过爆炸的威力依然传到了淮南军这里,许多士兵都被震倒,好在受伤的并不多。

    杨渥乘坐的马匹也在受惊之下将他掀倒在地,摔得他眼冒金星,但重新爬起来的他却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连连喜道:“好小子,干的不错!这次这小子若是回来,必当重赏!”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爆炸发生时田?刚好在桥上已经被炸死了,但这并不妨碍他趁机发动急攻。

    “吹号!全军发起突击!”

    两万余淮南军将士立即发起疯狂进攻,他们的喊杀声响彻战场。在这种情况下,宣州军如何抵挡?

    没过多久,杨渥从俘虏那里得知田?在爆炸时正好在石桥上,当即便猜到他可能已死,于是立即下令将这个消息传遍战场。

    那些还想着负隅顽抗的宣州将领们也纷纷放弃抵抗,向淮南军投降。许再思深知自己若是落入杨渥手中可能也会像徐绾一样被斩首,所以他还想带人继续抵抗,奈何他的部下见大势已去,都不愿再战,将许再思绑了投降。

    仅仅小半个时辰,刚才还阵型严整,气势汹汹的宣州大军就全军覆没了,只有不到百人因为之前爆炸时已经度过了石桥而得以逃脱。

    “立即寻找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局已定后,杨渥下达命令。虽然田?死了的可能性很大,但没有见到他的尸体总是不能让人放心,也没法向杨行密交待。

    不久,有个浑身是血,身受重伤,衣服破破烂烂的士兵,自称是田?的侍卫,此人交待说,田?被炸死后尸体掉入河中,也许已经被河流冲走了,杨渥当即命人去河中寻找。

    当天下午,田?的尸体也在下游被找到,而大军也重新在河上搭建起一座桥梁。杨渥下令将田?首级割下来,命人带到宣州城下去,展示给城中守军,城中守军见到后也不再抵抗,打开城门投降了。

    至此,这场声势浩大的淮南的内乱终于结束,四个造反的元凶田?、朱延寿、安仁义以及张灏,都先后被杀,而一度尾大不掉的宣州、润州和寿州这三州也重新回到广陵的控制之中。

    而宣州投降的消息也迅速传播出去,在各大势力之中引起轩然大波。

    杭州。

    顾全武还想着在平定了睦州陈询后继续进攻不服从钱?的衢州刺史陈璋,却被钱?匆匆召了回来,到了之后才得知田?已死,宣州已经投降的消息。

    “大王,这淮南军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这么快就消灭了田??还有之前王茂章攻破润州,到底是用什么办法使得城墙倒塌的?这些不尽快弄清楚,只怕我军也要危险啊!”顾全武忧心忡忡的问道。

    现在的淮南军最让他感到担忧的并不是兵多将广,而是这种令人震惊的攻城速度。湖州也就罢了,不过是内部有人投降,但苏州和润州,这两地都是城中守军拼命抵抗的情况下,却依然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面被攻破。

    破苏州时让杨渥发明的苏州炮闻名,这种武器虽然犀利,但总算可以理解,知道是从以前的抛石机改进而来的。但破润州时,那惊天动地的巨响,和随之而来的城墙倒塌,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田?率军出城与淮南军交战,结果就像润州的城墙一样,他撤退时经过的石桥在一声巨响中倒塌了,田?当场死去,而他的麾下群龙无首也纷纷投降了。孤已经派人去打探淮南军的秘密武器了,只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得到消息。”

    钱?同样神色憔悴,显然也被这个消息给镇住了。

    既然淮南的内乱已经结束,那么杨行密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武昌杜洪?北方梁王朱全忠?都有可能。不过攻打他钱?的东浙的可能性同样不小。

    如今的钱?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成及、杜建微招募新兵还没取得成效,若是这个时候淮南军来攻,他就只能据城坚守。

    然而润州和田?的教训就在眼前,若是不搞清楚淮南那可以发出巨响,可以弄倒城墙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他也难以说清杭州能坚持多久。

    顾全武沉默半响,这才缓缓道:“怪不得大王这么快把末将召回来,不过光是召回末将还不够,大王得尽量想办法转移吴王的注意力,让他不要把大王当做下一个进攻目标。最好让他北上去和梁王大战一场,打成两败俱伤才好。”

    钱?点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会将顾全武召回来,尽量不引起杨行密的注意。

    “全武,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转移吴王的注意力,不妨说一说?”

    “末将听说吴王杨行密素来重信义,当初青州平卢节度使王师范起兵之前曾经派人来与杨行密结盟,约定共同讨伐梁王朱全忠。如今王师范遭到梁军的猛攻,淮南却在对付自身内乱,没有派出一兵一卒的援兵。

    如今淮南内乱已经结束,吴王也没有理由再不出兵帮助王师范了吧?”

    大王只需派人在广陵大肆宣扬吴王的信义,再暗中宣扬王师范惨状,想来吴王也不能无动于衷吧?

    钱?伸手抚了抚胡须道:“此计可行。不过还不保险啊。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武昌杜洪,昔日向吴王称臣借兵,这才得以打下鄂州成为武昌节度使。不大此人在做上节度使后却背叛吴王,转而向梁王效忠,并将吴王派去的使者都杀了,军队也被吞并了,这种仇恨可谓极大。王可以派人在广陵加以宣扬,或许吴王会重新征讨杜洪。”

    “至于最后一点,却是大王要主动当下苏州、湖州被夺的仇恨,暂时与吴王交好。昔日抗击孙儒时,吴王大军屡战屡败,大王那时候曾经帮助过他,对他有恩。大王只需提到这些恩义,以吴王的厚道性子,或许会暂时不攻打大王。而大王也能趁机恢复实力了。”

    钱?沉思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既然如此,全无可以为使者,带着孤的而且传?,前去向吴王求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