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53章:很好,刚才他那杯水都白喂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暖要去扯她自己的领口,墨景深抬手按住她的手,黑眸看着她。

    沈穆拿了冰水过来,没敢去看季暖现在的模样,尽量别开脸,免得看到不该看的。

    “墨总,水。”沈穆低声说。

    墨景深瞥见走廊间的休息椅,接过水,抱着季暖坐下,将水杯放到她嘴边:“来,喝水。”

    季暖感觉到杯子里的冰凉,急忙的连喝了好几口,加了冰的水让她体内的燥热多少被压去了一些。

    她仍然无力的闭着眼睛,求助似的贴在墨景深的颈间低声哼哼着:“好难受……”

    沈穆咳了一声:“墨总,我开车送您和季xiao jie去医院,或者回御……”

    墨景深将季暖身上的外套裹紧,语调淡凉:“你把这里的人处理一下,凡是不知情的人排查过后都放了,至于知情人和参与这件事的同谋者,你知道该怎么做。”

    “好,我知道。”

    “查清楚这件事除了周妍妍本人的意愿之外,跟周家有没有关系,前因后果和所有相关的人,一个都别落下。”

    墨景深说罢,将已经空了的杯子放到一旁,重新抱起季暖向外走。

    沈穆连忙跟过去:“墨总,用不用给您派个司机……”

    墨景深看了眼怀里一直红着脸在他颈间不老实来回磨蹭着的小女人,哑声道:“不用。”

    ……

    墨景深将神智不够清醒的季暖抱进车里,帮她系上安全带,确定她不会坐着坐着忽然倒下来,再又摸了摸她滚烫的小脸,轻叹一声,关了车门。

    上车后,季暖的脑袋忽然朝他这边栽了过来。

    甚至她直接从安全带里面的部分就这么从座椅向下滑,完全坐不住。

    墨景深皱眉,伸手正要帮她将安全带重新弄一下,季暖却难受的无意中碰到了安全带的卡扣,一下子就把安全带解了开,瞬间就直接从坐椅滑了下去,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墨景深:“……”

    他伸手一把将她拽起来,俯身过去扯过安全带,季暖却忽然睁开眼睛,一脸迷蒙的看着他,脸颊很红很红,眼神里有着水光在闪烁。

    “这药……也太过了……怎么是个男人……在我眼里……就变成我老公的脸……”

    墨景深低眸看着仍然不停说胡话的小女人:“你还看见哪张脸跟我一样过?”

    “就刚才啊……在包厢里……”她闭着眼睛,浑浑噩噩的说:“我好像看见我老公来救我了……可……他在国外,最早也该是明天早上回来……怎么可能会来……”

    很好,刚才他那杯水都白喂了。

    一转眼他就成了她脑海里的幻觉。

    ……

    黑色古斯特在路上疾驰,这里距离御园有一段距离。

    路过一家医院,车没停下。

    季暖坐在旁边一直低垂着脑袋,明显是在忍着那种燥热感和极端的空虚难受。

    墨景深看了一眼不远处距离墨氏集团较近的那栋高级公寓,将车开了过去。

    车很快开到公寓附近,墨景深听见安全带又被打开的声音。

    本来坐在副驾驶位的季暖忽然整个人都向他缠了过来,两手紧抱住他的脖子,将滚.烫的柔.软的身子贴上他的,无意识的贴着他……来回磨蹭……

    墨景深因为她这种姿势和动作,额上青筋狠狠的跳了跳。

    “我好热……老公……你帮帮我……”季暖抱着他,将脸贴在他的颈间。

    滚.烫的呼吸从她的口中喷拂出来,在他的颈上很是凌乱的又是亲又是啃:“老公……快帮我……我要难受死了……求求你……”

    墨景深单手掌控着方向盘,将她从怀里扯开了一定的距离,沙哑道:“别乱动,我在开车。”

    “热……好热……”季暖贴在他身上不肯移开,继续向他怀里用力的拱来拱去。

    她说话都几乎是哽咽着,更本能的在他身上缠来缠去的磨蹭,两条细长白皙的腿都顺势过来缠绕到他腰间。

    墨景深因为她这一举动而险些直接在路边急刹车。

    他看了眼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绕在他身上的季暖,眸色深深:“你先坐回去,听话,马上就到了,嗯?”

    “不要……我好热,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季暖一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另一手在他身上来回的摸,忽然探到他的衬衫领口,干脆不管不顾的顺着他领口的皮肤向里探。

    摸到一片手感极好又紧绷的胸膛,她当即更是燥.热难受的恨不得直接钻到他的两臂之间,直接坐到他的身上去!

    想到这里她就越发的控制不住,人已经准备要挪着屁.股过去,墨景深忍无可无的强撑着那点克制力,一把就将她给推回到副驾驶位。

    墨景深一手按住她,另一手按着方向盘,沉声警告:“老实点!”

    季暖不说话,完全不听他的警告,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蛮力,像个泥鳅似的从他手下钻出来,没办法离开副驾驶位,就干脆忽然探了脑袋过去直接枕到他腿上。

    她更在墨景深低下眸的瞬间,伸出细白的手去试着解他的皮带。

    上次就解过这东西,但这条皮带和上次的好像不太一样,来回摆弄了半天也没解开……

    墨景深按住她的手,车子以可怕的速度驶进公寓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直到车停下,季暖还没醒悟自己这会儿究竟在哪里,直到车门打开,她整个人直接被抱了出去,才一脸懵逼的看着将自己抱进电梯的男人。

    “老公……”季暖声音委屈。

    她都难受成这样了,怎么还没带她回家?

    “嗯。”墨景深低低的应了一声,嗓音沉哑。

    “我……我快热死了……”

    “嗯。”仍然是低低淡淡的回应,更低哑了。

    季暖想说他为什么不带自己回家,这里她没来过,可她说不出多少话,每次想说话都几乎要嘤咛出声,最后干脆就这么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着眼前能看却不能吃的男人。

    这会儿她才多多少少有点醒悟了过来,墨景深这是出差回来了?

    说三天就真的三天,真是守时的好老公。

    季暖将头靠在他怀里,直到墨景深抱她从电梯里出来,周遭的环境陌生却又僻静,她来不及打量这四周,只听见门前密码锁开启的动静,人就直接被墨景深抱进了门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