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208章:墨景深没有对她生过气,今天这是第一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暖说话的声音虽然是平静的,但明显藏着几分强硬。

    说完,她又神色淡淡的低下头继续翻着书,翻了一页后语调寻常的说:“那就订回海城的机票吧,我和你一起回去,我不学了,伤好之后我就每天在你身后当个游手好闲的阔太太,反正你不缺钱,别说我是每天拿着卡四处乱刷的败家,就算是我随便拿几个亿几十个亿出去盲目的乱投资,每天都赔进去几个亿,这么败家,你也一样养得起我。”

    “你要是真想败就去败,我确实养得起。”墨景深倒是对她话里的刺一点都不介意,反而一次次让她这一拳打在棉花上,憋得她莫名奇妙的暴躁。

    “哦。”季暖在嘴里硬生生的挤出一个足够冷淡的字。

    墨景深低眸看着她仍然有些红肿的那半边脸,虽然已经消褪了不少,但至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彻底没了痕迹。

    他将她手中的书拿走,在季暖又抬起眼看向他时,道:“乖,别气了,明天早上如果脸上消了肿,就让你回t大。”

    说话时,男人的手抚在她脸上,看着那半边的红肿,眼底明显仍有凛冽掠过。

    季暖别开脸不让他继续碰,掀起被子盖在腿上做势要躺下:“那我睡觉了,多休息对消肿有帮助。”

    结果人还没躺下,就骤然被男人的手臂直接捞了出来,季暖刚挣了下,反被坐在床边的男人直接揽到了怀里。

    “你想听什么?”他抱着她没让她退开,在季暖抬起眼瞪向他时,黑眸看着她:“关于我在美国发生过的所有?还是关于洛杉矶那位你听说过的所谓的未婚妻?你是认为我对你不够坦诚?还是我的哪句话触到了你的底线,把你气成了这样?”

    季暖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资格要求墨景深对她完全坦诚,何况那些的确都是结婚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对她如何,她很清楚。

    以前她信誓旦旦的说什么无论曾经墨景深有过多少女人,在她眼里都是失败者。

    可真到了要去了解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是个度量狭小到可笑的女人。

    他说没有女人在他的那张白纸上留下痕迹,有没有痕迹是其次,关键在于洛杉矶确实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

    季暖很清楚墨景深的态度,所以她去计较这些根本是毫无意义。

    那她在他的白纸上留下痕迹了吗?

    还是只是在这场婚姻里她是他的妻子,他对她的疼爱和宠爱似乎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并存,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那痕迹呢?

    她留下了吗?

    墨景深这个男人看起来时常温润,可季暖很清楚他对待与他无关之人的铁石心肠,根本没有人能轻易影响他的任何决定和选择,无论是商场中的敌人还是试图接近他的女人,任何人在他这里都是以卵击石。

    季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他的羽翼之下被呵护到已经辨不清方向了,她确实是在他的羽翼之下,但是这个位置距离他的心究竟有多远的位置?

    其实她一直保持冷静的以旁观自己感情生活的角度去看事情也挺好的,否则一旦较真起来,才最可怕。

    见她久久不说话,只是眼神忽然仿佛不经意的看了眼他的胸膛,他心脏的所在位置,墨景深捏起她的下巴,力道重了重,提醒她回神:“季暖,说话。”

    季暖回过神,抬起眼,看向男人耐心的正在凝视着她的眼眸。

    “怎样才不生气,嗯?”他低声轻哄。

    季暖也在想,她究竟在气什么。

    本来她现在应该是问他当初为什么会在美国和那个女人订婚,后来又是为什么而离开美国,究竟为什么回海城没多久之后就娶了她。

    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如果几个月之前我没有要求你回御园,没有说要和你好好过日子,甚至继续每天为了离婚而不停的作天作地,更甚至真的听了季梦然的建议在家里做出割腕zì shā的这种事……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会答应跟我离婚的,对吧?”

    墨景深听见她这所谓的假设,眸色瞬间暗沉如墨,眼神也冷利了许多。

    “离婚之后你一旦再回到美国,你的身边肯定少不了安书言季梦然之类的这些女人,更包括在洛杉矶的那位你曾经的未婚妻,我是说如果,如果没有了我,你会选择谁陪你共度余生?”

    明知道这些话一旦说出来,在墨景深听来肯定是有很大的问题,可她还是鬼使神差的问了。

    美国,这两个字一直牵扯着她前后两世的最敏感的神经,她不想去触碰,可还是没能忍住。

    男人的眸色暗沉的看着她,如同泼了墨的深海,望无边际,又透着海风的清洌.

    他突然就松开了她的手臂,将她从他的怀里放开了。

    季暖还没反映过来,墨景深已将她放到床上,面无表情的起身,淡漠道:“我去拿冰袋,今晚在脸上多做冷敷,明早叫封凌陪你去t大。”

    说完,男人直接转身离开了卧室。

    季暖懵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她径自坐在床上回想了一会儿,才反映过来他好像是生气了。

    本来正在生气不是她吗?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他了?

    季暖心里莫名的忽然有点慌。

    她在墨景深身边这么久,他工作之外时虽然依旧清冷淡漠,但总的来说,对她是格外的纵容温柔,可以用绝对的好相处来形容,偶尔对她严肃一次,也都是蜻蜓点水的警告,始终是让着她的,跟对待其他人不同,墨景深对她是真的连重话都不会说一句。

    墨景深从来都没有对她真正生过气,今天这是第一次。

    她甚至没法确定,自己刚刚那些所谓的假设,是让他听出了些什么讯息,引起了他的某些怀疑,还是,她说了什么关于离婚还有他在美国会选谁的这种莫名奇妙的假设触到了他的底线?

    他不至于……忽然间真的生气了吧……

    季暖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从刚刚被耐心的又是抱又是哄的那一个,变成无所适从的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哄一哄他的那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