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387章:墨景深抬起眼看向十八楼阳台上的季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暖昨天在御园摔下楼梯的时候虽然没受多严重的伤,但额头靠近发际线那里多少有一点点的红。

    她平时除了涂个裸色的口红之外几乎不怎么用粉底,所以额头上的那一处没有遮住,在她这样一低头一抬头之间,头发上散下来的那些发丝都向后去了一些,露出了额头上的那块红。

    她端着杯子在他面前的动作,因为男人瞥在她额头上的目光而僵了一下,两人都没有说话,偌大的空间里安静的仿佛落针可闻,只是季暖的心跳声莫名奇妙的格外明显。

    男人看着她,低低沉沉的道:“季暖,我从来都不会开玩笑,离婚二字既然已经提了,就该断的彻底。”

    他就这样站在她面前,没有接她手中的水杯,只是低头淡淡的看着她,客厅里的灯光落在她的头顶,仿佛铺上了一层淡银色的边。

    清冽,冷贵,即使身上酒气很浓,却也没有影响他半分的英俊与动人。

    墨景深。

    他是墨景深。

    季暖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无论他现在对自己有多狠多绝情,当他开着那辆黑色宾利冲出来将她护在他生命背后的那一刻,她就不能对他发任何的脾气。

    也许只是梦碎了而己,也许只是走进了现实,看见了真正的他。

    “别再纠缠,我不喜欢纠缠。”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抬手去接她的水杯。

    眼见着男人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季暖仿佛瞬间浑身都充满了无力感,心脏里满是阻塞感。

    听见门声开启的刹那,季暖手中的玻璃杯瞬间落地,男人在门前没有回头,却有一瞬间的停滞。

    看见他站在那里没再动,看见他停顿了的那一下,季暖才转身走了过去,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死死的盯着看了很久,才缓缓抬起手,小心翼翼的在他背后去抱住他。

    她以前想要抱他,何曾这样小心翼翼过。

    她看不见男人的眉眼深邃,只能感觉得到男人的手残忍无情的要将她扣在他身前的手拉开,季暖死死的抱着他不放,她没有说话,他也没说话,无声间两个人像是一场安静的搏斗,她的两只手臂与他的手在纠缠在争斗。

    可季暖的力气还是敌不过他,他直接将她的手扯了开,同时毫不留情的将她向后甩开,季暖的身子向后连退了几步,撞到墙边的酒柜,里面为数不多的几瓶酒哗啦啦的都掉了出来,碎了满地都是,红的白的各种颜色的酒夜混合在一起,淌到她的脚下。

    感觉到脚下流淌过来的凉意,季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眼神看着地面,再又抬起,看向门前的男人。

    血液仿佛在身体里凝固,一点点化成冰血一样的温度,然后再一点点凝结成冰。

    冷的彻骨。

    她不发一语,忽然直接俯下身踩着满地的碎片要去将那些碎片捡起来。

    墨景深转过眼就看见季暖光着脚踩在那些碎片上,眼皮淡淡的没有掀起,冷声道:“季暖,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是最愚蠢的行为,你脚下多出的伤口不会让我有所动容,只会让你可能会连续几天无法工作,耽误正事不说,也只会让我看见你的愚蠢和无趣。”

    季暖蹲在地上,仿佛没听见他的话,脚下避开那些碎片,但多少还是被划伤了一些,她向旁边躲了躲,然后去捡碎片,捡去了一部分后,才平静的说:“我没有伤害自己。”

    “是么?”他看着她脚边那些不算多但也算明显的血迹:“好自为之。”

    话落,直接出了门。

    听见门声开了又关,季暖的手仍然有些机械又麻木似的捡着那些碎片,踩在碎片上时也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起身去拿了拖把和扫帚过来,将碎片扫了一下,转身却发现地面上被她踩出了一长串的血迹。

    她干脆将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墙角,然后就这样坐在还有不少碎片的地面上,坐在一旁看着有几瓶酒在掉下来时只有上面一半部分碎裂了开,下边还有少半部分的酒依然在瓶子里。

    季暖拿起其中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份的酒,总之能被墨景深放在家里的,都不会便宜就是了。

    她避开碎裂的瓶身,仰头喝了一口。

    很怪的味道,居然有点苦。

    她拿起另外的半瓶,依旧以着避免会割伤自己嘴的方式,仰头往嘴里倒了一口。

    啧,还是苦的。

    连续尝了几瓶都是苦的。

    她砸了砸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嘴里苦涩难挡。

    擦了擦嘴之后,她看着满地昂贵的酒,实在是不舍得浪费,那些洒在地上的就算了,这些瓶底还有的一些,喝了起码还值当一些。

    又喝了一口,这回不那么苦了,但是有些发涩,继续尝其他的一口,一样的味道。

    酒量不好的女人光着两只白bái nèn嫩的脚坐在地上,一瓶接着一瓶的拿起,最后将几个碎了的瓶子都喝的见了底,她眯了眯眼睛,看着安静紧闭的房门,看不见墨景深的踪影,再又回头看看窗外。

    呵,好多星星。

    ……

    黑色古斯特在路上疾驰,墨景深离开没多久,去了附近药店买了伤药回来.

    下车时正准备将药交给保安,让奥兰国际的保安把药给她送上去,结果刚下车,忽然脚步顿住,抬起眼就看见在十八楼的阳台上,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坐在最边缘的地方,两只已经受伤的脚还在晃来晃去,眼看着随便来一场大风就能将她从十八楼吹下来。

    墨景深的脸色一沉,骤然重重的将车门关上,拿起手机直接给季暖打了个电话。

    女人还在阳台上没有动,手机也不知道是放在里面还是捏在手里带在身上,响了很久,才终于接起。

    在电话被接起的一瞬间,墨景深嗓音发冷:“季暖,你在干什么?”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迷迷糊糊的传来:“啊?我?我在干什么?我在……看星星啊……”

    墨景深抬起眼看向十八楼阳台的位置上,女人的两只腿还在来来回回的晃荡,一只手正举到耳边,正在接电话。

    {少一更,明天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