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446章:车窗落下,露出墨景深冷峻的脸(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穆远远的就看见正坐在阳台上的季暖,直接笑着举起手中的肉串就对季暖打了个招呼,又示意季暖下来跟大家一起吃。

    季暖笑着摆了摆手,沈穆又继续对她招手,甚至还对身旁的几个人说了几句,接着正在烧烤的那群人都对着季暖招手,不停的喊着让她下来吃点,一起热闹热闹。

    季暖本来想说自己刚都洗过澡了,再下去吃烧烤弄的一身都是烧烤味,但是大家都这么热情,她刚刚回国,正是需要人际往来的时候,不能太孤僻,也不能太不合群,想了想,还是转身拿了件薄外套就走了出去。

    天气很热,夜里的海风却还是有些潮腥味道的凉意,季暖刚过去就被塞来一大把已经烤好的肉串,季暖跟大家打过招呼后,就坐靠在一旁的长椅上,不时的跟旁边走过的人闲谈说笑。

    沈穆凑了过来,坐到季暖身边,将一罐刚刚新打开的啤酒给了她:“喝吗?”

    “我这几年很少喝凉的。”

    沈穆点点头,没有强求,将酒收了回去,自己喝了一口,然后一边吃着肉串一边看着黑夜中一望无际的海面,幽幽的说:“时间真快,一眨眼三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真没想到墨……”他语气顿了下:“真没想到季总你现在真的是变了很多,上次在回国的飞机上的一面之缘还让我以为一切仿佛都回到了三年前,没什么变化,但是现在看来,也是不得不承认你可真的是与曾经大不一样了。”

    他刚才顿的那一下,只是习惯性的对着季暖又想叫一声墨太太,大概是忽然反映了过来,所以就又改了口,称为季总。

    季暖仿佛没听出他语气中的变化似的,只笑着将手中的一大把肉串递给他:“我吃不了这么多,你帮我吃吧。”

    沈穆笑了笑,接过去,却没有吃,而是放在长椅旁边的一张干净的白色油纸上,然后边喝着酒便又向着季暖的身边又坐的更近了些。

    季暖也没避讳,反正和沈穆之间算是老熟人,他更懂得分寸。

    直到沈穆凑近了以着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说:“你是真不打算再跟墨总有任何关系了?”

    季暖笑了下,没有回答,只跟旁边路过的人要了一罐常温的啤酒,打开来后跟沈穆碰了下杯,喝了一口后淡淡的说:“我晚上吃过饭了,现在吃不了多少,就在这里坐一会儿,需要我陪你多喝几罐吗?”

    沈穆提起酒来也跟她碰了一下,见季暖的态度这么果决,连这个话题都没打算再多聊一句,干脆也没再多说,两人一起喝完了一罐啤酒后,季暖不再喝也不再吃东西,只坐在这里吹着海风,看着在烧烤炉边正热闹的人群。

    不时的有某海城房产公司的负责人坐过来跟她说话,季暖笑着聊了几句,直到快九点了,她才回去。

    回去时正好有一位年轻男士和她顺路,两人一起向那个方向的度假别墅走,边走边随便的闲聊。

    快到别墅时,季暖无意中踩到地上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滚过来的鹅卵石,差点又摔一下,旁边的人伸手扶住她,季暖笑着道了声谢就将手抽了出来。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客套了几句,对方的掌心里仿佛还有着刚刚扶着她时握到的那白皙柔嫩的手腕上的触感,又见季暖在度假度夜晚的灯光下哪怕只是一个很寻常的淡笑也依然顾盼生辉的模样,脑袋一热忽然问了句:“虽然讨论女人的年纪有些不太礼貌,但是季总你现在也是到了适婚的年纪了吧?”

    季暖面不改色:“是吗?现在不是很多女人过了三十岁都不打算结婚,我这才多大年纪,哪里算什么适婚?”

    “哈哈,我的意思是,没听说季总身边有什么正在交往中的男朋友,不知道季总现在是过于低调所以没有公开过恋情,还是真的还处在单身的状态?”

    季暖笑着抬起手轻轻摇晃了一下手指,意思是要保密的意思:“不可说,不可说。”

    “难不成是真的有什么心仪的男士,难道不是在商界这个圈子里的人,不方便介绍?”

    季暖仍然一脸神神秘秘似的微笑表情,成功把对方想要开口说一句追求的话给堵了回去,一知道她有可能并不是单身,对方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一点客气又惋惜的说了些祝福的话,直到将季暖送到别墅门前后,直接道别转身去了后面最近的那栋度假别墅。

    眼见着那位男士走了,季暖挑了挑眉,将身上沾了海风腥气的薄外套脱了下来,拿在手里,一身轻松的转身正要走进别墅。

    结果刚走到门前,骤然看到一道身影正站在那里,她脚步一顿,抬起眼的一瞬便直接对上了墨景深的视线,撞进了一双熟悉又陌生的沉黑眼眸之中。

    季暖正迈开腿的动作直接僵住,刚才走过来的时候居然没注意墨景深居然在这里。

    这dù jiǎ qū里有不少别墅,每一栋别墅里都住了不少人,她倒是还真不知道墨景深是住在哪一栋,毕竟昨晚他没有在这里住,今晚刚刚虽然看见了沈穆,但是她潜意识里还是本能的以为墨景深已经走了。

    偏偏他就站在那里。

    更显然刚才她和那位男士边走边聊的对话内容他该是都听见了。

    季暖只怔了一下便回过神来,只当是路过巧合碰见了一一般的对他客气又疏离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开口叫一声墨总,更没有直呼其姓名。

    墨景深就站在那里,没有因为她的点头而有任何动作。

    季暖瞥见有一根烟在他指间,虽然已经点燃却并不急着抽,有白色的烟雾在他身前缭绕,男人透过烟雾淡看着她,眸色清然。

    在季暖的印象里,墨景深是会抽烟的,但是他很少抽,又或者说曾经在一起那么久,她根本没有见他抽过。

    没想到他现在居然会随身带着烟。

    今天在玩飞镖的时候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很淡的烟草香,但是当时她也没太注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