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542章:整个人瞬间结结实实的跌到了男人的怀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午五点,城西区西河路,一家古典风格的餐厅外停着白色的保时捷。

    季暖下了车,又接了个电话,转身直接进了餐厅。

    保镖看着季暖的背影消失,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墨景深。

    “墨先生。”

    “什么事?”

    “有人约季xiao jie吃饭,她自己一个人开车来的,看起来神情很严肃,应该是有心事,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情况,您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她?”

    男人静默了几秒,淡问:“约在哪里?”

    “西河路的古派餐厅。”

    “我知道了。”

    ……

    定下的是餐厅里最豪华的包厢,服务生推开门,季暖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一身上位者气场的萧老先生。

    中年的男人穿着的是很讲究的西装三件套,虽然年过五十多岁但却仍有着不凡的气场,他向季暖看了过来,季暖也向他看了过去,互相什么都没说,却偏偏像是不约而同的在静静互相打量着对方。

    服务生站在门外,感觉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看起来莫名奇妙的让人觉得有某一种相像的地方,说不清是哪里像,或许是气质,或许是感觉。

    季暖面对着萧振君的方向,见这包厢里居然没有其他人,就连萧路野也没有在,这包厢四周都有监控摄像头,她进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在服务员准备关门的时候,还是让服务员将门上留一道缝隙,不要全部都关掉。

    看出季暖的防心,萧老先生带着几分十分和蔼的笑,并没介意,只说道:“站在门口干什么,快坐下。”

    季暖走了进去,坐下。

    她随手将包放在一旁,没看桌上的豪华菜单,毕竟中午吃过饭,到现在这个时间她也不怎么饿,只叫服务员过来给她倒一杯热水。

    “季xiao jie能同意跟我见这一面,倒也是难得,之前见你和犬子走的很近,但似乎你们最近又没有什么往来,是犬子做了什么事惹你不开心了么?”萧老先生先开了口。

    季暖看着眼前这位大名鼎鼎的凌霄集团的董事长,淡淡勾了勾唇:“没有,我与萧总其实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上次萧老先生您的寿辰上,我也只是临时做为他的女伴前去而己,我们私下的交往并不多。”

    萧振君笑了笑,与旁人口中所形容的那位难以接近的萧董对比之下显得格外的亲切和煦:“你该是饿了,先点些菜吧。”

    “我不饿,但是萧老先生邀请,我也就趁着今天下午没时间事,过来赴个约,就是不知您究竟是有什么事,特意叫我过来见这一面?”

    服务员这时端了水杯进来放到季暖手边,然后又将菜单交给了季暖。

    季暖随手接过,随意的翻了两下,还没有点菜,便听见他说:“也没什么事,我曾经与你父亲季弘文是挚交,后来却发生了些误会而导致这么多年都没有再联系过,难得能见到他的女儿在商界中有这么大的成就,一时间感慨岁月的变迁,没想到老季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也已经这么有本事了。”

    季暖翻菜单的手指顿住,抬起眼朝他看了过去,又撩起唇,似笑非笑道:“萧老先生只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而想请我吃个饭么?”

    萧振君始终注意着季暖的神色变化,偏偏季暖全程都是相当客气又让人看不真切的薄笑,但是她的这句话却明显像是猜到了些什么,但因为只是一个猜测,而并没有急于求问或者去点破。

    “当然,还有你母亲。”萧振君提到她母亲时,语气顿了顿,眼神落在她的脸上,像是透过她的脸在看另一个似的,偏偏季暖那看似平静的眼神里又有着别样的冷漠与犀利,他又笑道:“我与你父母年纪差不多,几十年前也曾一起在美国读书,如果不是因为后来的这些年一直没有联系,我们也就该算是忘年之交了。”

    “哦,是吗?”季暖脸上仍然是笑,却又明显的漫不经心。

    看来她当初怀疑的那件事情也就又多了一个印证。

    但是她又不太敢往那个方面去想。

    萧家……和她?

    可能么?

    ……

    萧老先生和她聊的话并不多,很多都是侧重于问季暖这些年在英国的经历,又偶尔问问她小时候在季家的一些事情,仿佛像是因为她的父母所以才会对她有所注意,但却又避开季弘文和她母亲的很多事情都不谈。

    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季暖因为快到生理期而肚子疼加上身体的不适,不想再继续坐在这里,但却在结束话题之前问了一句:“萧老先生,我母亲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您既然与我父母在很早以前就认识,那不如您来告诉我,我的母亲,是个怎样的女人?”

    萧振君因为她这样听起来突兀却又像是早有准备的问题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季暖也没回避他的视线,只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

    萧振君的手放在桌上,握着一只水杯,在杯壁上重重的捏了很久,低声道:“你母亲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

    “很好么?既然她这么好,那不是应该拥有一个幸福完美的婚姻家庭,又应该开开心心的活一辈子,可怎么却早早的郁郁而终,我虽然当时年纪小,这么多年对她的事情也没怎么调查过,但我也知道她是因为严重的抑郁症而日渐消沉,后来病死在医院里的时候,已经瘦骨嶙峋,一个好女人却这样凄凄惨惨的走完她的一生,又究竟是好在了哪里?”

    萧振君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虽然欲言又止,但却因为长年身处公司上位,许多该说与不说的话都可将分寸拿捏的极好。

    很显然,有些事,他没打算说破。

    那又何必叫她来见这一面?

    季暖勾了勾唇,笑意却不达眼底,语气微凉:“我身体不太舒服,先回去了,告辞。”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转了身。

    拉开门她就踩着高跟鞋往外走,迎面就撞上了一堵人墙,鼻间猛地灌进熟悉的清冽气息。

    她一时没反映过来,脚下的高跟鞋也同时踩在地上的水渍而滑了一下,整个人瞬间结结实实的都跌到了眼前男人的怀里,顷刻间腰上倏的一紧,对方非常配合的直接将她抱了个满怀。

    {我发四!明天开始一定给你们大量男女主对手戏!!!又到月初了,求月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