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946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20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厉老爷子见封凌的眼神所及的方向,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眼,瞥见了厉南衡时,没有说什么,只又看她一眼:“怎么?给了你几分钟的时间,还没想好要怎么说下去?还是,你打算就这样一直沉默下去,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连承认都不敢承认了?”

    厉南衡的眼神沉浸,没有任何要跟她眼神交流的意思。

    封凌忽然想起封明珠的那些话。

    所以他这几天不回去也不联系她,也许是因为厉家的老爷子怀疑了什么,他是为了不让她受到更多的怀疑和伤害,所以才暂时避开,没有跟她有任何联络。

    因为即使是打电话通短信,只要老爷子想查,也一样能查得出来。

    这样一想,事情也就通顺了。

    所以厉家的老爷子们现在看起来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但既然他们没有阻拦厉南衡前来,说明他们并没有给她设下一条死路,而是在给她一个辩解或者申诉的机会。

    这样的一个机会很难得,毕竟在场的人都是各方的权威人士。

    “封凌小兄弟?”旁边那位来自厉家的男士眉梢挑起,轻声提醒她。

    封凌回过神,重新看向坐在她面前的这几位,脸上露出一丝平和的表情,没有再将本来打算全权揽下罪名的话说出来,而是将忽然被叫去军.区,还有在军区里的那些天发生过的前前后后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连带上她和阿K房间里安装的摄像头的事情也一并说明,一字不落。

    说完之后,她才平静道:“是,我的确是杀了指挥官,这一项罪名我承认,但如果各位看过当时的现场监控视频,就该很清楚我最开始并没有下手,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和本能,我和阿K的命都掌控在他的手里,在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阶段之下,在他口口声声的谩骂侮辱中,还有阿K的性命也同样受到威胁时,抱歉,我在那时的确没有顾虑到大局,没有考虑过基地与军.方之间深厚的交情,就那么下手了。”

    “哦,所以你的态度是并不承认自己是错了么?”

    封凌冷淡的勾唇:“杀人的罪名我认,但是所谓的对错……”她停顿了一下,目光仿佛不经意的看向远处静静伫立的男人,字字清晰的说:“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你!真是够嚣张的啊你!”其他人没什么表情,惟独军.方的几位领导瞬间脸上的表情皆是震怒。

    封凌基本没什么犹豫,就接了话:“我在xi基地里几年,深受基地里的各位教官和老师的教导人,他们教我如何做人如何处事,杀了人犯了法就该认,做错了事也没必要遮掩,但如果没有做错,就算是别人打烂了我的膝盖,我也不能跪下去认错。”

    感觉到那边厉南衡传来的目光,她微微一顿,唇上又扯出一丝淡淡的弧度:“另外,我前几天也并不是在躲,而是因为指挥官当时将我的头一直向墙上砸,我连续昏迷了几天,这两天才刚刚醒过来,当时视频里的情况诸位应该都能看得到,如果我真的死在指挥官的手下,死状怕是会相当凄惨,头骨都会裂开,就算我昏迷个十天半个月都不算过份,难道指挥官是个会死的人,我就不是血肉之躯了么?”

    厉老爷子看着她,嗓音听起来冷厉道:“是什么让你觉得……xi基地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在你身上定罪?”

    封凌垂眸,她原本平时说话的声音就不大,这会儿声线更是比平时温淡安静了许多,更也带着几分寡淡:“因为xi基地里的老师曾说过,无论是基地的新人,老人,精英队员,教官或是负责人,我们都是为了为上面做事,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而中国也有一句古话,叫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哪怕我因为防卫过当杀的是军.方高高在上的指挥官,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就足以说明他是咎由自取,我承担杀人的罪过是我的事,但指挥官自己应该承担的罪过,最后其实是用命去承担,这也是他的事,不是当事人,就没有资格去评判当时的情况。”

    厉老爷子眉梢再度微微挑起:“那么,军.方口中所说的南衡全力维护你,是因为他和指挥官一样对男人感兴趣,因为一己私情而徇私枉法的这件事……”

    封凌今天穿的是与平时一样的黑色战服,站在这里,一身正气,不卑不亢,老爷子的这句话刚一递到,她顷刻明白了今天这场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厉家的几个老爷子的目的不在于其他,而在于xi基地的名声和厉南衡的名声,这件事情是牺牲她一个小角色还是让军.方最后忍气吞声都好,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这些舆.论对基地和厉南衡的影响。

    几个老人家没有要维护任何人也没有要针对谁的意思,但是显然,谁敢在背后yú lùn厉家的人,就是跟他们做对。

    他在给封凌一个解释的机会。

    封凌笑了笑:“据我所知,厉老大平日里和基地成员出任务时,任何危险的任务都会冲在前面,哪怕他是基地的负责人,哪怕他是厉家的独孙,也从来没有将自己手下的成员推出去过或者出卖过,所有xi基地的人都清楚老大的为人,现在出了这种事情,老大在得知我是受了委屈之后,所以才会护着我,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方面的传闻,难道所有被老大保护在身后的基地成员他都感兴趣吗?自从我进入基地之后,跟厉老大接触的时间并不算多,我听基地里的几位教官说过,曾经有一次出任务时,有人为了老大挡了子弹,当场牺牲了,老大抱着那位兄弟的尸体坐在雷区里一整夜都没离开,这样的兄弟情应该被这样玷污吗?”

    厉老爷子这时又笑了笑,意味颇深的问道:“那基地里传闻你和其他人乱搞关系,被许多成员嫌弃和排斥,这又是因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