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018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28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凌说话时的声音都是感冒时的那种很重的鼻音:“你把自己想的也太重要了,我至于为了躲着你而不去上班?我这种从来不请病假的人,至于么?”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特意跟主教练问了你的住址,过来看看。”陈北倾对于她这直接了当的回怼没什么受伤的感,笑了一下,又将手里拎着的一个从外面买来的姜汤举了起来:“感冒了就喝点姜汤,以前我在国内的时候,每一次重感冒,家里的阿姨就逼着我喝这东西,虽然难喝,但对于风寒性的感冒确实能起到不错的作用。”

    封凌看了眼,伸手接过:“行,谢谢,姜汤我留下,你回去吧。”

    陈北倾压根就没敢想过能进她住的地方,但是听见这逐客的意味很浓,还是挑了一下眉毛:“怎么?我是能吃了你还是怎么着?本来就打不过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感冒了也一样打不过你,你怕什么?”

    “不是怕,我是教练,你是学生,改守的礼节还是要守的。”封凌表情很平静的说:“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关门了。”

    陈北倾又看了她一眼:“你这两天吃东西了没有?”

    “吃了。”封凌撒了个谎。

    她现在这气色差的,本来就生病了,也看不出来到底吃没吃,但是见她这副完全不想他进去的态度,陈北倾点点头:“那行吧,这一年多以来,你算是头一回接受我送给你的东西,哪怕只是一碗去餐馆买来的姜汤,好歹也算是接受了,我再接再厉,总有一天你能喜欢上我。”

    封凌:“你想多了……”

    “好好休息,我走了。”陈北倾对她笑的漏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摆了摆手,转身走向电梯。

    直到他进了电梯,封凌正要关门,忽然听见前两天据说是还在装修的隔壁的门忽然开了,她本来没想管隔壁的事,但眼角的余光仿佛看见了什么,骤然脚步一顿,再又猛地转过眼。

    只看见不可能会再出现在这里的厉南衡就站在隔壁的门里,一手推着门,另一手拿着外套似乎正准备出门,但目光却停留在她抱在怀里的那碗姜汤上:“感冒了?”

    封凌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再又看了看隔壁的那道门,想起那天他说隔壁在装修,结果旁边还真的响起了有电钻钻墙的动静。

    封凌:“……”

    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没看见过隔壁的邻居长什么模样,只知道好像是个年纪很大的阿姨,该不会是,仅仅几天的时间,这房子就易了主了?或者是厉南衡把这房子给租下了?

    不然他怎么可能会在隔壁出现,而且显然他这两天也都是住在这里,跟她的卧室就只隔了一道墙,根本就没离开过!

    那天装修的工作是他请来的?

    厉南衡走过来,封凌才猛地回过神,再又直视着他:“你住这里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找了两年的人,总不能再让你说失踪就失踪。”厉南衡抬手直接将她手里的姜汤接了过去:“当初在基地里教你的那点反侦查手段,在这两年里全用来对付我了,你这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手段用的这么好,我除了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守着,还能做什么?”

    封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冒了的原因,反应有些迟钝,等她从他的话里回过神来时,男人已经拿着那碗姜汤进了她家里面的厨房。

    她忙走进去,只见厉南衡打开了天然气灶上的火:“这姜汤已经不够热了,加热过后再喝,怎么会忽然感冒?两天没见你出来,还以为你是休假,早知道你是病了,也不可能轮到那么一个臭小子给你送姜汤上门。”

    听男人这语气里的几分不平和隐忍,封凌才忽然发现厉南衡似乎是变了,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变了,也好像没变。

    只是他霸道归霸道,可他却忽然间有了分寸,不会在她对他没有任何想法,甚至对他已婚的身份保持距离的时候而强迫她什么。

    又或者说是,他有了怕的东西,所以在对待她的事情上,不再那么直来直去,而是小心翼翼的对待着,生怕真的将她的火点着了,她再又彻底的消失。

    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看着正在帮她加热姜汤的男人,封凌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想说话。

    他人都已经住到隔壁去了,她现在还说赶他走的话,那也就是个笑话,最长也不过就是几米的距离,人还是在隔壁。

    神经病。

    很想骂一句。

    但她现在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不够跟这个男人斗法的,干脆也就没说话,只就这样坐到了沙发上,裹着毯子又咳了几声。

    没几分钟后,男人将热过的姜汤拿出来,放到她面前的茶几上:“喝。”

    封凌又咳了一声,抬起眼看他:“隔壁的房子,你是租了还是买了?”

    “有什么区别?”

    “……”

    也对,如果他想一直住下去,无论是租还是买,他都有办法去办到。

    毕竟是厉家的大少,权势金钱都不在话下,哪像这两年她见过的世间蝼蚁众生。

    她端起碗放到嘴边,男人提醒一句:“小心烫。”

    她捧着碗的动作停了一下,低下头在碗边缘吹了吹。

    “刚才给你送姜汤的小子,跟你什么关系?”厉南衡站在她对面,看着她捧着碗又裹着毯子的样子,沉声问。

    封凌一边吹着一边淡淡的用着充满鼻音的声音回答:“是我学生。”

    她根本不用解释太多关于自己的事,厉南衡既然找到了她,肯定是将她这两年工作过的地方,接触过的人,所有能查到的一切都查过了,她现在的身份和工作他也肯定很清楚。

    “学生,上门特意给你送姜汤的男学生?”男人的声音低的发冷。

    封凌喝了一口姜汤,皱了皱眉,的确是很难喝。

    难喝的要命,又烫又辣,但不否认的是,这东西好像的确能让她感觉冷了两天的身子能暖和过来不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