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076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33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这躺在床上的小女人,再又看着她拉链里的风光,厉南衡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下,手悬在她的脸上,本来是正要帮她将外面的运动服外套脱下来,但是忽然发现自己面对这样的封凌,很可能难以掌控得住自己的克制力。

    他顿了顿,干脆直接拉过被子盖到她身上,单手从裤袋里拿出烟来,转身直接走向窗前,点了根烟,夹在指间任其明明灭灭。

    都说抽烟可以分散注意力,可以使人清醒,可脑海里不停的闪现出封凌从十三岁到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又一幕。

    包括九个月前她面色冷然的说出的那些狠绝的话。

    他是真的没想过再跟她有任何瓜葛。

    可只要这个女人在xi基地里出现,他就发现自己早就站在写满了她名字的坑里,怎么爬都他.妈趴不出去。

    ……

    封凌仿佛是闻见了烟味儿,但不是很浓,可还是下意识警觉的睁开了眼睛,只是睁眼时仍有酒意上头的晕眩感。

    她看不太清楚天花板上的欧式灯架,只能看得清是有灯在亮着,也不知道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现在又究竟是在哪里,就连自己之前坐飞机到海城的事情几乎也记的不太清楚了,只是有些迷蒙的看着那亮的有些刺眼的灯光,好一会儿,才因为想上厕所的感觉而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

    封凌手撑在床边,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但还是凭着本能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看向旁边没有亮灯的一道隔门,直接踉跄着走了过去,手在墙壁上胡乱摸索了一下,好像是灯的开关,按了一下,果然里面亮了,马桶和浴室是两道半透明的玻璃门分开的,她打开有马桶有那道门,一头直接钻了进去。

    厉南衡听见动静,回头就看见那个女人醒了,这是喝多了酒,到现在才知道要去厕所。

    然而封凌进了厕所手,站在马桶边解了半天的裤子也没解开,这种运动裤前边都有一个带子,她明明记得每一次系的都不算紧,怎么这回一直解不开。

    这家酒店的浴室和洗手间是半透明的玻璃,在外面还有一道可以随时拉动的门,现在这门没有被拉上,所以她站在里面的种种举动都在男人的视线中一览无余。

    见她站在马桶边手在腹部那里倒腾了半天也没能顺利的上个厕所,厉南衡走了过去。

    封凌还在和自己腰间越解越紧的带子奋战,忽然仿佛听见了脚步声,更忽然间感觉到背后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袭来,骤然回过头,有些醉醺醺的迷蒙的双眼直接就对上了立于门前的那道高大的男人的身影上。

    一看见厉南衡的脸,封凌下意识的以为自己还是在xi基地里女扮男装的那个阶段,她有些懵然的一边扯着像是打成了死结的带子一边说:“老大,我带子解不开了。”

    听见她这话,再看着她这副完全还没清醒过来的眼神,厉南衡冷峻的眉宇不动声色的向上扬了扬:“所以?”

    “你、你帮我一下。”封凌边说边踉跄着转身从马桶边里转身出来,站到厉南衡面前,就一脸懵然又不明状况似的表情凑过来,两只细白的手提起带子的两端就这么直接递给了他:“好像、像是……打了……死结……我解不开,裤子脱不下来……我这……我要上厕所……憋得慌……”

    她说话时舌头都有些撸不直。

    不是没醉过。

    但她这次为了能在飞机上飞的安稳,是真的喝了太多,那种红酒的后劲儿不是一般的大,她这次也真的是醉到了一定的地步。

    厉南衡看着眼前完全醉到不明状况的女人,再又看了眼自己手中被塞来的两根带子。

    让他帮她解带子脱裤子?

    他是解还是不解?脱还是不脱?

    封凌见他没动,顿时毫不犹豫的就要用力的把被勒的很紧的裤腰往下拽:“不行,我真的憋不住了,老大,有没有剪子?不行就给剪断了吧!”

    厉南衡抿唇不语,看着她这副急于上厕所的表情,到底还是抬手按住她的肩,淡道:“站稳,别乱动。”

    “哦。”封凌一脸木然的直接站稳,再又睁着一双醉醺醺的眼睛低下头去,看见男人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打成死结的运动裤的带子上解了几下。

    本来这袋子根本没有打成死结,是她自己刚才胡乱的扯了几下,反而把活结扯成了死结,再加上她有些着急,扯的太用力,现在这结已经结实的的确很难再打开。

    厉南衡耐心的帮她将之解开,解开的同时看了一眼她那并不清醒的表情。

    “谢谢老大。”裤子是解开了,封凌的舌头仍然有些打结,她摇摇晃晃又果断的直接转身就再度钻进了洗手间,关上门正要坐到马桶上,却忽然顿了顿,潜意识里觉得厉老大还在,自己坐下上厕所的话那不就要露馅儿了?于是就这么直接站在马桶前,一副要站着上厕所似的姿势,在那里站了半天。

    厉南衡还不至于连她上个厕所都要看,转身正要走,却又察觉出不对,这门外的倒影上看着她好像是在站着。

    他陡然转眼,就看见封凌那副站着上厕所的姿势,眼皮骤然一跳,看了她半天,见她还没有其他动作,直接拉开她身后的半透明玻璃门,见她在那里端着裤子还没脱裤子的样子,凛着眉问:“不是要上厕所?你这是干什么?”

    封凌两只手拽着裤腰的边缘,有些为难的回头看他一眼:“老大,你知道我为什么每一次上厕所的时候都要躲着你们吗……”

    厉南衡皱眉:“为什么?”

    封凌打了一个嗝,一边憋着尿意一边说:“因为我自卑啊,毕竟我的那个没有你们的大,所以每一次我上厕所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进去,所以老大,我现在上厕所,你能不能出去,别站在旁边看?”

    厉南衡拧起眉头,看着这个喝多了酒之后竟然把时间都搞的错乱了,还以为她是在xi基地里扮成男人时的状态的封凌。

    看着她那因为憋的难受而纂在裤腰上的手指都纂紧了的姿势后,男人忽地冷笑着向一侧倚在了洗手间的门上:“有多小?掏出来我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