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124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38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不是,我那句真的只是随便说一说,我对乔教官一点感觉都没有过。”封凌被逼无奈的忽然吐出了这么一句。

    厉南衡冷瞥他一眼,没答话。

    “我虽然和文小姐的关系不错,也是真的把她当做朋友,但是我不太擅于将自己感情问题和心事都跟别人说,她问我的时候,我也就只是想说的豁达一点,不想表现的自己好像非你不可似的……”

    男人仍然没说话,却是冷峻的眉宇微挑。

    “我、我只是以为你听不见,就跟文小姐开了几句玩笑,其实不是那样的,基地里那么多兄弟,对我来说兄弟就只是兄弟而己,我这种当初对感情一窍不通的人如果不是真的遇见了个让我动了真心的,我也不会去回应,无论是乔斐,还是后来在武道馆的主教练,或者是那个陈北倾,我对他们都只是很平常的心态,一点心思都没有过!惟独对你!我……我是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害怕,怕因为喜欢的太过了,怕受伤,所以才会退却,但是绝对没有要将就的意思,你是唯一的那个,并不是将就……”

    说了这么多,封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无端的容易被人误会,她不喜欢有误会,更不喜欢这个误会是因为自己的话而引起的,她急于想要解释,却没意识到自己这一会儿说的几句话里,都将那个真正的自己怎样毫不遮掩的剖析了出来。

    男人的眼底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封凌是真的有些急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急什么,到了嘴边的话最后只能变成了两个字:“老大……”

    厉南衡:“知道了。”

    “……”

    说着知道了,但明显是油盐不进不打算将她解释的话听进去的态度,封凌只觉得头顶都快要冒烟了。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一直没有动,厉南衡亦是在这时看了她一眼:“我要换裤子,你打算就站在那里看着?”

    封凌的表情一滞,心头窝着的一团无名火烧的她眼睛有些疼,尤其是看见他抬起手直接就要去解皮带,只觉得眼睛更疼了,唰的一下背过了身去:“我不看你,你换吧。”

    “你不出去?”

    “不出去,等误会解释清楚了再出去。”

    男人瞥着她的背影,淡淡勾了勾唇,直接去换裤子。

    封领背对着他,能听见皮带打开的声音,听见男人换裤子时的声音,最后又听见了皮带扣上的动静,不过在他还没开口说已经换完了之前,她想了想也没有马上回头,怕万一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在基地里常有男人赤膊出去训练,所对于男人的上半身她倒是还能勉强能接受,能入得了眼,但是下半身就算了……

    见她还站在那里僵站着,厉南衡随手将腕上的表摘了下去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开了口:“你也知道被人误会了,想方设法的都要解释清楚,被人误会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这三年里,你躲了两年,再又口口声声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否定,男人再怎么顶天立地,心也不是石头做的,你把我这颗心朝着地上摔了那么多次,你觉得,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封凌眉心一动,回过身看向他。

    “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都有可能是违心的,又何况是媒体上添油加醋说出来的事?”男人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虽说无风不起浪,没有个原因媒体上也不会那么光明正大的报道,但是你给过我机会去解释么?”

    “现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你让我听你的解释,门都不肯出去也一定要把话说清楚,你也知道委屈知道憋得慌,那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嗯?”

    封凌:“……”

    “我对你解释过没有?你信吗?”

    “……”

    “我说我没有娶别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封凌一个,你信吗?”

    “……”

    见她杵在那里,忽然沉默的像是所有在心里的高墙都瞬间崩塌了一下,看见她眼底那些坚定的东西忽然间出现了裂痕,厉南衡说不出是该气还是该心疼,看着她:“过来。”

    封凌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看着他。

    男人朝着她挑起冷峻的眉:“还是不肯向着我迈出一步么?”

    封凌的动作顿了顿,脚步微微抬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向他走出了一步,这一步不是很大,距离他还有至少两米的距离,她看着他,再又迈出了一步,直到他跟前。

    男人看着这终于肯向自己迈出一步的女人,她的眼里有着倔强的憋在里面的整整三年的委屈和忐忑,她眼睛有些泛红却是死活不肯让眼泪掉下来,只是看着他。

    “看你这委屈巴巴的样子。”厉南衡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抬起手就在她头顶揉了两下:“我还不至于那么不自信,什么乔斐什么乱七八遭的人,只要有我在的地方,你不可能只是将就,你也就只能是爱惨了我,否则又怎么可能会怕到这种地步?”

    封凌:“你怎么能就这么不要脸?”

    厉南衡斥笑:“要脸的话还怎么娶媳妇儿?”

    封凌红着眼睛恼道:“所以你刚才是故意……”

    厉南衡挑眉,她的话一下子就说不下去了。

    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问题也是先出在她身上,要不是她自己刚才嘴硬,最后再又一时情急的忽然解释,也不会把自己搞的那么尴尬,就差要像他一样逼他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看看来了。

    男人的手在她的头上抚过,然后停留在她的后脑上,再又低眸看着她发红的眼睛:“哟,这是哭了?”

    封凌:“没有。”

    厉南衡笑着,微凉的修长的手指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低头靠近了她,看着她的眼睛:“明明就是哭了,会哭说明你刚才有一句话是真的。”

    “哪句?”

    “非我不可的那句。”

    封凌:“……”气的已经湿润的快要飙出来的眼泪一下子就收了回去。

    她刚要说话,男人却是笑着张开双臂直接将她抱进了怀里,俯首就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行了,只允许你哭这一次,以后都不会让你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