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168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43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由于季暖的坚持,飞机起飞又降落,落在了密林中间的一处安全点。

    见季暖很累了,封凌照顾了她一会儿后让她在机舱里先休息,直到看见季暖就这样坐在那睡着了,封凌就在一旁守着她。

    天色渐暗,墨先生找了过来,封凌见季暖这时也醒了,提醒了她一句后便直接走了出去,将这里的空间留给他们二人。

    两人双双刚逢大难,绝境逢生,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她在这里也实在是不合适。

    出了机舱后封凌就一直在飞机外面守着,不时的看向不远处那些木屋附近的火光和手电筒的光芒,偶尔听见什么奇怪的动静时,都会下意识的握一握身后的枪,目光冷然的向四周巡视。

    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才将手收回来,继续安静的垂放在身体一侧,不过手指还是微微顿了顿,感觉从今天上午醒来后到现在,自己的掌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咳,很诡异。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不同,用手摸一摸,也并不热。

    四下里有黑夜密林中的虫鸣鸟叫,封凌又放下了手,安静的守在飞机外面。

    没多久后,恩特警官忽然派人过来,封凌这才转身回了机舱,刚走进去,却骤然看见墨先生已经将身上染血的衬衫脱了,只是匆匆一眼,封凌便非常自觉果断的向后退了一步,没有进去,只站在外面说:“墨先生,美国警方这次负责指挥的恩特警官正在找你。”

    “知道了。”墨景深在里面淡声答了一句。

    之后封凌没再多说,只过了一会儿,墨先生便已经重新穿戴好,仍然是那身染血的黑色衬衫,不过伤口应该是由着季暖帮他简单处理过了,虽然男人的脸色看起来应该是伤的不轻,但墨景深与厉南衡的骨子里其实是同一类人,都是有着超高的克制隐忍力,哪怕伤的再重再疼,也不会在脸上露出半分的痛苦,只眸色淡薄的就这样走了出来,仿佛身上的伤并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眼见着墨景深走了,季暖不放心,正要出来,封凌现在可是绝对不能让她再出半点差池,直接闪过来挡在舱门前:“墨太太,在里面休息,别出来。”

    季暖只好缩回了头去。

    和外面的两位警方人员交代了几句话后,封凌重新进了飞机里。

    “不睡了?”见季暖还坐在那,她问。

    “嗯。”季暖靠在里面:“封凌,我感觉这几天,就像在看电影似的……”

    封凌笑了笑:“看电影还能看到满手是伤?”

    “至少活下来了,不是吗?至少墨景深也平安了。”

    “那倒是。”封凌轻道:“这些年我在基地出过的任务,见过的生死太多了,人活着的确比什么都重要。”

    季暖笑笑,仿佛不想再提前些天这种沉重的话题,反而因为知道厉南衡和封凌一起赶来救援,而忽然又拿厉南衡的事来侧面调侃她。

    直到季暖又提到了上次在t市的那粒避孕药。

    封凌一想到因为那颗避孕药,厉南衡那天火气冲天的把她按在门上啃了半天的一幕,直接道:“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季暖笑:“真好奇你和南衡之间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以前是兄弟,后来这算什么?”

    封凌面无表情:“现在也是兄弟。”

    “是吗?”季暖勾唇:“我怎么觉得,你把他当兄弟,他却把你当他女人?”

    封凌咳了一声,下意识岔开了话题:“墨太太,你的手刚才是沾过水了吧?”

    “嗯?”

    “不如我再帮你消一次毒?”

    “……算了,疼。”季暖直接将手背到了身手去。

    但是季暖明显感觉到,封凌这种寡淡的性子,虽然她不知道封凌以前在美国时是什么样,但是至少在海城认识了封凌之后,发现只要在她面前提到厉南衡三个字,她也就只能做到表面上的镇定,内里其实看得出来是有一点点的暴躁。

    能让封凌暴躁的人,除了厉南衡,好像还真的没有第二个。

    密林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回程时季暖和墨先生都在这架飞机里,本来封凌也是要尽职尽责的陪着照顾着,毕竟他们两人身上有伤,而且在海城的时候就天天看他们两口子撒狗粮,早就习惯了,暂时当一会儿电灯泡也没关系,反正落地回营地那边后她马上会很自觉的消失。

    但是就在飞机准备起飞之前,刚戴上机舱里的耳机就听见厉南衡的声音传来:“封凌,来一号机。”

    季暖和墨景深没有戴耳机,当然没听见。

    封凌转眼看向那两个伤痕累累的却仍然坐在那里手拉着手不知道在聊什么的人,再看了看驾驶位上的警方救援队的成员,还没说话,就又听见厉南衡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别磨蹭,限你一分钟内到达一号机。”

    也不知道是忽然有什么指示才会让她过去,不过现在这种时候就算自己离开,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会靠近季暖他们,她也就干脆直接放下了耳机,下了飞机。

    快步走到最前面的厉南衡所乘的一号机,刚走过去,机舱的门便骤然开了,看着敞开的门,她抬步走上去。

    刚进去就看见这一号机里明显是比后边的几架都热闹,厉南衡还有阿K他们几个这些人都在这里,包括中国派来的救援的指挥官,还有美国那边的恩特警官,这直升机很大,至少能容纳得下十七八人,现在有七八个人在里面,看起来也不挤,只是的确很热闹似的。

    封凌没明白忽然叫她来这里干什么,进去后,就有人过来帮她关了身后的机舱门。

    厉南衡正在与恩特警官说话,听见她来了,转眸就看了她一眼,见她杵在那不动:“杵在那里干什么?马上起飞了,不怕摔?过来坐下。”

    说着,男人随手拍了拍身旁的座位。

    封凌看了看其他人,直接走了过去,在他刚拍过的位置坐下,坐下时又转眼看向厉南衡,直到男人察觉她的视线,低眸看向她。

    四目相对,封凌虽然没说话,但眼里明显是有疑问:把她叫到一号机来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