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暖风不及你情深 > 第1405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668)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怀里忽然主动送上门来的可人儿,傻子才会放开。

    即使厉南衡的脑子这会儿一时间有点没转过来,但下意识的还是赶紧将腿放好,免得她坐不稳再摔下去。

    感受到男人在这立刻间做出的反映居然是让她能坐的更稳一些,封凌看着男人的脸,默了一会儿,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然而就在厉南衡正要问她干什么时,封凌已经把他刚抬起来要来抱住她的手纂住,就着这个坐在他腿上的姿势,低下头,轻轻的亲吻他温暖干燥的掌心。

    这个吻从掌心一直到指根,再到指腹,然后厉南衡就感觉她似乎是停顿了一下,有那么一秒的犹豫,但也还是在他的手指尖上轻轻咬住了。

    封凌的牙齿又白又整齐,但其实藏着两颗桀骜不驯的小虎牙,这会儿正用她的小虎牙轻轻咬着他,甚至舌头还不小心的蹭过,软软的,感觉从指间传递到敏感的神经末梢,厉南衡条件反射似的浑身一颤,下意识正要将手抽离走,她却抓住他的手不放,在他的指尖上咬的更重,再放开时,指尖的牙印清晰可见。

    “封……唔……”

    厉南衡话还没说,就骤然被她柔软的唇瓣给封住了,大腿上,女人密不可分的贴着他,两人虽然保持着坐在沙发上的姿势,但下半身却以着一种亲密到危险的姿态纠缠在一起。

    隔着薄薄的物料,厉南衡几乎不到两秒就已经掩不住这擦qiāng走火的阵势了。

    封凌更又仿佛对这样的姿势也不太适应,努力的收着腿,反而让他只觉得更受刺激。

    “厉南衡,我昨天生日,你都没给我礼物。”封凌密实的贴着他,吻的他怔了下没能说得出话以后,再又凑在他耳边轻声说。

    厉南衡眉峰抖了抖:“昨天那四个老的过来闹了一通,后来我是想着带你出去转转,不过你每次吃过饭之后都没胃口吃蛋糕之类的甜点,晚上想出门你又说风大不能出去,我就……”

    “没关系,如果不是你提醒,我也不记得是昨天,不差这一天。”

    “那你想怎么样?”

    厉南衡在封凌的注视下,即使看不见她此刻脸上有多红,眼里有多少隐藏在平静表面下的紧张和忐忑,但也猜得到她第一次做这么主动的事情,表面如狼似虎,内心里肯定慌的要命,干脆也就没故意刺激她,只无比淡定的轻声问话,免得一句话说错了,把这主动跳进龙潭虎穴里的小封凌给吓跑了,毕竟自己现在看不见,她要是真跑,他还不一定能抓得到她。

    封凌在厉南衡看起来像模像样仿佛很镇定的眼神中,感觉自己也莫名的镇定了些:“那你今天送我一个礼物。”

    厉南衡仍然淡定无比:“嗯,送什么?”

    封凌先是没说话,而是低头看着他的喉结,记得那次在度假区的温暖池里就咬过这里,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咬他,那次咬他喉结的时候,这男人好像还闷哼了好几声,很显然是他尤其敏感的地方。

    她直接俯下首去忽然就在他颈间咬了一口,再又朝着喉结那里轻轻啃了一下,果然,被她这样坐着压在沙发上的男人浑身都僵了下,几乎一秒不到就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不少,刚握在她腰间的手也瞬间收紧。

    封凌微微侧过头,贴着他温度渐渐升高的脖颈:“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舒服,但我……”

    话还没说完,厉南衡直接将她牢牢按在怀里,封凌的唇瓣直接撞在他的脖颈间,再接着男人忽然直接将她就这么捧着抱了起来,弯腰在她膝盖窝里一抬,就把她囫囵的打横抱起,几步就走向卧室的方向,一刻都没有停留,直接进了卧室,反脚把门踹了上,然后把封凌放在床上,推桑着她在柔软的被子里躺好,再牢牢的将她覆住。

    厉南衡这种身材这种高度,怕是早就已经恢复到了一定的程度,她还一直把他当成弱的杀不死一只鸡的病号去照顾了那么久,大概就是因为用这样的心态在他身边照顾的久了,总是下意识的觉得厉南衡比她弱,但相反的是,这男人从来就没比她弱过,就好比现在,她能完全感受的到男人臂弯上的力量感,和男人结实坚硬的胸膛就这样禁锢着她。

    她更清楚今天晚上的自己完全就是自己闯进了他的领地里,现在就算是想喊停估计也不可能停。

    也是她自己就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男人将她锁在床上,灼热的呼吸拂在她颈间,她被迫以着这种面对面的姿势凝视着男人的黑眸,没有开灯的卧室之中,男人的眼睛很亮,亮的仿佛能看见她此刻因为紧张发热到鼻间都有了细细密密的汗,仿佛能看见她向来清漠的眼里此刻软化如水的流光。

    “为什么忽然又要了?”

    “……”

    “昨天不是还拼命的从我面前逃开,一次一次警告我要克制吗?”

    封凌的唇瓣动了动,接着又抿了抿,即使跟他这样对视,其实他看不见,也不等于对视,但也还是下意识的微微偏开了头:“医生说其实是可以的,就是不能让你太劳累,然后还是得克制克制,就不能……不能太久……”

    “不能太久?”厉南衡仿佛被气笑了:“那行,以我正常的情况来说,憋了这么久,可能直到天亮都不一定能够,看在医生松了口的份上,我们天亮之前结束?”

    封凌:“……厉南衡你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体。”

    “我身体怎么?”男人说着,又像以前那样恶劣的顶了顶:“我是时间长不碰你,在你面前弱柳扶风似的几个月,你就真把我当成小白脸儿了?我今天晚上要是不让你哭出来,厉南衡这三个字怕是都得倒着写。”

    封凌脸上一阵发热,最后还是硬撑着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被男人顶了两下,当即说不出来了。

    “说。”厉南衡缓缓俯下身来,凑近了,说话时开合的唇几乎都贴在她的唇边:“谁给你的胆子,下边什么都不穿就敢出来撩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