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两百零九章 大帝巅峰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荒星海,战船无数,每一艘,皆魔煞汹涌,推开了万丈波涛,染黑了璀璨星海,那是天魔战船,要从四方,攻入玄荒。

    星海上空,乃黑压压的天魔将,皆货真价实的准帝级,无视星海禁制,踏天而行,舔着猩红的舌头,满目嗜血暴虐,他们的目的很明显,那便是将这片修士圣地,化成一座地狱,屠灭所有生灵。

    “欺诸天无人?”

    星海四方皆有嘶喝,乃玄荒联军,催动无数战船,迎战天魔大军,亦有准帝助威,要捍卫身后的疆土。

    轰隆声顿起,震颤着星海,也震颤着玄荒大陆,满星海都是战船,满虚天也皆是人影,打的星海混乱,成片人影化作血雾,一座座战船崩灭,把璀璨的星海,生生染成了血色。

    然,天魔势大,如漆黑的汪.洋,吞没一片片星海,绝对战力压制。

    玄荒修士一路溃败,退回了陆地,排兵布阵,继续抗争,一座座攻击法阵,列满虚天,但凡有天魔登陆,下一瞬,便遭轰杀。

    可天魔太强大,皆是疯子,不要命的冲伐,自东荒、南域、西漠、北岳,攻上了玄荒大陆。

    修士的圣地,也燃起了战火,一座座大山,一座座倾塌,一座座古城,一座座崩裂,天魔所过之处,血色一片,鲜血聚成了一条条血河,纵横在大地,滚滚的血雾,遮了世间光明。

    禁区又参战,如上次天魔入侵,出了禁忌之地,抵抗天魔。

    天王皆不在,都不用请命的,纵先前已送出不少帝兵,可五大禁区内,依旧有帝器守护,那是一帮狠人,各个拎着极道帝兵,溃败的玄荒修士,生生稳住了阵容,虽依旧落下风,可战意高昂,有那么几次,还险些把天魔,打回星海。

    轰!砰!轰!

    不止玄荒,不止大楚,还有太多地方,战的昏天暗地,轰隆声响满万域,一眼望去,血色的硝烟,遮了世人的眸,再不见一片净土,一片片大好的山河,化作了一座座血色地狱。

    战火燃遍诸天,每一片星域、每一颗星辰,皆有大战,到处都是血战,到处都是战场囊括万域,上至巅峰准帝,下至凝气境,规模空前浩大,成片成片的人影,化作血雾,染血枯骨、残肢断臂、法器碎片,飘满了万域星空,惨烈无比。

    这是域与域的征伐,兵对兵,将对将,巅峰对巅峰,各自沐浴对方的血,战到了发狂,真正的仙魔大战,真要打到末日降临...才算完。

    空间黑洞,叶辰依如仙芒,疯狂冲向幽暗的深处。

    他那如黑洞的眸,还浸着泪光,无需回头去看,便知诸天战的有多惨烈,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堵在冰域入口,为他阻当残夜魔帝,成片人影,在帝威之下,荡灭成灰。

    在世人眼中,他便是一个希望,一个能摧毁擎天魔柱的希望,哪怕成功的几率再渺茫,也坚信圣体叶辰,能再次缔造神话。

    这一瞬,叶辰突感肩上的担子,无比的沉重,便如当年的大楚,九千万英魂为他开道,输了这个希望,便是输了万域苍生。

    黑暗中,他之体表,又燃起了烈焰,他献祭了圣血,加持了速度。

    幸好,他在血继限界状态,可肆意的挥霍,只想尽快杀到擎天魔柱下,哪怕拼的身死道消,也不能愧对苍生的嘱托。

    轰!砰!轰!

    残破的星空,一声声轰隆,如万古雷霆,震颤着仙穹。

    残夜魔帝参战了,一人独对五大巅峰准帝。

    斗战的场景,血腥惨烈,一层层帝道光晕,无限蔓延四海八荒,如一只只毁灭的手,拂过诸天,所到之处,再无活的生灵,星辰皆在帝威中,化作飞灰。

    哎!

    冥帝看的一声叹息,心中,不免有些悲悯。

    帝荒也一样,偌大的诸天,竟再找不出第六个,能与帝过招的人,洪荒族倒是有,可惜,他们并未参战,也不可能会参战,滔天的怒火,已蒙了他的眸,若诸天能扛过此浩劫,若他帝荒能回诸天,会第一个收拾洪荒,以告慰亡者在天之灵。

    “让他二人,解封吧!”看着惨烈的诸天,帝荒蓦然一语。

    “帝印尚在融合阶段,此刻解封,也是无用。”冥帝摇头道。

    帝荒默然,金拳又紧握,有那么几个瞬间,都差点打开诸天通道了。

    “你那后辈,或许,真能缔造神话。”冥帝抬眸,似隔着人冥两界,望到空间黑洞,捕捉到叶辰的背影。

    “挡不住天魔域的帝,他便不可能成功。”帝荒淡道。

    此番,换冥帝沉默了,他是帝,自知帝的可怕,残夜魔帝若想捉叶辰,一瞬足矣,纵叶辰能避过天魔大军,杀到擎天魔柱下,也毁不掉天魔根基,若帝愿意,能在任何一瞬,秒了叶辰。

    噗!噗!噗!

    两大至尊沉默时,天玖五人又败了,五道人影,皆横翻出去八万丈,撞塌了一座座古星。

    反观残夜魔帝,亦如世间主宰,伫立在大道之上。

    “大帝巅峰吗?”神将天玖起身,站都站不稳了,神躯极尽崩灭,每一道血壑,都染着帝道魔芒,化解着他之精气,使得伤痕,非但没能愈合,反而还有扩张的趋势,帝道的杀机,还在体内肆虐,欲将他吞灭才算完。

    “我说,是不是强的有点儿离谱了。”圣小邪摇摇晃晃,整个神躯,都血淋淋的。

    “都说了,不是一般的帝。”曦辰咳血不止,伤的最重。

    “毫无机会。”月皇与东凰太心捂着玉肩,亦在星空跌跌撞撞,与众人合为一处,五人联手,竟未能伤到帝分毫,反而被帝,打的近乎身灭。

    砰!砰!砰!

    星空震颤,缓慢而有节奏。

    那是帝走路的声音,自遥远星空而来,许是帝躯太沉重,以至脚掌每次落地,都踩的星空嗡隆,无上的大帝,还是那个君王,睥睨寰宇,俯瞰一切,任世间任何法则,都难滋扰,所谓的乾坤,在他面前,皆是摆设。

    比起五大巅峰准帝,他倒是悠闲,戏虐而玩味,俨然已不在乎叶辰,此刻更感兴趣的是,面前这五人。

    真如帝荒所言,帝无所不能,只需一瞬,便能破灭叶辰的希望,也只需一瞬,便能秒了叶辰,无论距离多远,无论叶辰遁法有多玄奥,都难逃帝的绝杀。

    之所以放任叶辰去擎天魔柱,一切,都是为了乐趣,想看看这些个蝼蚁,究竟还能泛起多少大浪。

    给予众生希望,再将其化作绝望,这等感觉,最是美妙。

    “臣服本帝,皆可活命。”残夜魔帝驻足,还是君临九霄虚无,俯瞰着众人,毁灭的异象,于他身侧幻化,有帝道法则交织,每一缕,都能崩灭乾坤。

    “宁死不降。”曦辰淡淡一声。

    “别啊!我想投降。”圣小邪干咳道。

    “滚。”这一声骂,不止曦辰,连皇者神将和东凰太心,也都骂的异口同声,也得亏对面有帝,也得亏诸天正危难,不然,几人真会捋起袖子...弄死他。

    “这般想死,本帝成全。”残夜魔帝幽笑,微微抬了手,压向众人。

    这一掌,加持有帝道法则,融有帝道仙法,还未真正落下,那片星空,便寸寸崩塌了,连空间裂缝,都被碾成虚无,此乃灭世的一掌,连五大巅峰准帝,都自认挡不下。

    这一瞬,还在血战的诸天修士,皆眸光暗淡了,五大巅峰准帝若身死,这诸天,谁还能挡住一尊帝,谁还能为叶辰争取时间。

    然,就在苍生绝望的最后一瞬,遥远的星空,在蓦然间崩塌了,一道掌印,隔着浩渺星空,隔着古老岁月,拍向了残夜魔帝,有极道帝威蔓延,毁天灭地,使得时间,都为之定格了。

    轰!

    震颤九霄的轰隆顿起,饶是残夜魔帝,也被打退半步,踩的身后星宇,乍然崩涅。

    五人一怔、诸天修士震惊、天魔更是骇然,仗都不打了,皆在同一瞬间回首,望向那方星空,能一掌打的帝后退,出手之人,是有多可怕,无上的大帝吗?

    万众瞩目下,一道模糊的人影,自遥远星空而来,踩着时间长河,苍老了岁月,他之身影,巍峨坚韧,通体环绕极道法则,周身有帝道异象伴生,踏出的每一步,都凌驾在大道之上。

    他太沧桑了,不知来自何种年代,只知其肩头,还有未吹散的灰尘,亦是神躯沉重,踩的星域震颤,仔细聆听,还能听闻大道交织的天音,响彻万域诸天。

    诡异的是,他的神色木讷,双目也空洞,如似一尊傀儡。

    “炎...炎帝?”圣小邪一愣。

    “更准确说,是炎帝的一世帝躯。”东凰太心美眸微眯,昆仑仙眼闪着仙芒,似已堪破万古秘辛。

    “炎帝的帝躯,竟还在世间。”月皇喃喃。

    “驱使炎帝帝躯的,该是炎帝之子。”天玖看的更透彻,能透过帝躯,望见最本源,炎帝之子晓鹿,已彻底融入帝躯中。

    “血祭了己身,他欲唤醒帝躯的神智。”曦辰沉吟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