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医品至尊 > 0459 飞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宁打开天眼,隐身暗处四处察看着,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让他脸色有些惊疑不定。

    在喝酒时,他就隐隐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奔着其他人来的。

    可直到他装醉来到房间躺在床上,那种被窥探的感觉始终跟随着他没有消失,他就意识到肯定是冲着他来的。

    到底是谁在窥探他?

    丁宁第一时间怀疑的就是神裔组织那个能够隐身的黑袍人,可现在打开天眼都无法发现的存在,这让他立即否定了这个猜测。

    他迅速的搜查了一番,确定房间里并没有任何监控设备,不是电子监控,又不是隐身人,到底是谁?

    丁宁心里有些发毛,这也太诡异了,若不是他的本能直觉从来没有出过错,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应错了。

    可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虽然很隐秘,但却是真实存在的,即便使用了替身符?,那种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对方的眼里,这让他如何能不毛骨悚然。

    天眼无用,丁宁只能动用异能了,他静静的躺在地上,手放在地面上,绝对触感发动。

    整栋楼的立体图像很快就清晰的显示在他的脑海中,关诗琳在陪着吕梦婉说着话,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许明路烦躁的抽着烟,和两名刑警一起在审讯着胡权,胡权始终采取软抵抗,不予配合;一个戴眼镜的值班医生在和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调情……

    所有征兆显示,整栋三层小楼里没有任何异常,仅有的几个监控设备也是安装在走廊里或者重症观察室,他的房间里确实没有监控路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感应错了?丁宁百思不得其解。

    可那种若有若无的窥视感始终没有消失,这让他如芒在背,心里充满了不安。

    突然,他想起当初黑袍人在保险箱中安装炸弹想要炸死他那次,采用的是遥控户外辐射性监控,难道这次又重施故技?

    想到这里,他不惜消耗异能量,绝对触感的范围向四周不断蔓延,把整个疗养院都笼罩其中,每一根花草和树木都不放过。

    可最终,连小金也被他调来配合检查,也依然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丁宁紧皱起眉头,这事实在是太过蹊跷了,他确定自己肯定是被人窥视了,但却始终找不到窥视的手段,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虽然这种窥视对他构不成什么生命威胁,但这种时刻处在别人监视下的感觉让他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难道,自己身上被人安装了微型监控设备?他脱光了衣服仔细的检查着,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他体内的噬神蛊突然动了动,传递给他一股可有可无的渴望气息。

    丁宁浑身一颤,由于他的精神力足够强大,每天运转一会儿《炼神决》修炼出的精神力就能够满足噬神蛊维持生命所需了,所以他始终将其温养在体内。

    噬神蛊虽然没有什么灵智,但却和他心神相连,而且对蛊虫有着极其敏锐的感应,看来是感应到了他的不安情绪,这才主动给他提示。

    看来,自己是被蛊监视了,难怪怎么找到找不到源头,丁宁心中蓦然生出明悟,寨方死时那诡异的生命诅咒他一直没有当回事,现在看来,那诅咒还是有些门道的,难道是那什么巫天邪找上门来了?

    丁宁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该死的,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试着命令噬神蛊去消灭监视自己的蛊虫,噬神蛊不情不愿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表示抗议。

    丁宁的精神力极为纯粹,可比那什么驳杂的信仰之力强多了,是它最好的成长养料,它根本不愿意离开丁宁。

    丁宁差点没被气笑了,奶奶的,老子每天消耗精神力养着你,需要你出力的时候你给老子罢工,那养你有什么用?

    噬神蛊感受到他的怒火,不敢再消极怠工,化为一道荧光蓦然而出,消失在夜空当中。

    片刻后,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突然消失,噬神蛊嗖的一声钻回了丁宁的体内,传递来一段委屈的信息。

    那意思是它不是消极怠工,而是蛊虫的层次太低,实在勾不起它的兴趣,它出马是大材小用。

    丁宁无语之极,丫的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但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还是让他感觉心情很愉悦,好生安抚了它一番后,这才取出生物仿真皮肤对自己进行了一番伪装,带上面具跃出窗外,落在召唤来的空翼一号背上,向高空飞去。

    生命诅咒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懂,但他知道有这个诅咒在身上,寨方所在的巫魔教随时能够找到自己。

    负责监视的蛊虫虽然被噬神蛊干掉,但巫魔教绝不会就这样轻易罢休,他们还会找上他的。

    所以他决定主动出击,找到巫魔教的人想办法彻底祛除诅咒,否则以后的麻烦会没完没了,永无宁日。

    距离疗养院两条街的黑暗角落里,停着一辆丰田商务车,奇石坊的新老板聂凡坐在驾驶座上充当司机。

    车厢中,莫大师毕恭毕敬的坐在后排,用敬畏的眼神看着闭目静坐的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长脸,肌肤呈不健康的惨白色,卧蚕眉,蒜头鼻,小嘴巴,嘴唇呈诡异的乌紫色,身穿一身另类的兽皮装,白色的披肩长发,看上去不伦不类

    “教主,那个丁宁会不会出来?”

    莫大师看了看时间,壮着胆子问道。

    “再等等看,我已经放出血精蛊盯着他了,他只要离开疗养院我就能知道。”

    白发中年人正是巫魔教的教主巫天邪,闻言眼睛都不睁的回答道。

    莫大师缩了缩脖子,没有敢再吭声,他知道教主一向说一不二,最讨厌别人驳斥他的话。

    巫天邪也很郁闷,他刚赶到宁海,就根据寨方的生命诅咒锁定了丁宁的位置,可没想到丁宁竟然躲到了军区的疗养院里,这让他心里暗自犯嘀咕,难道那家伙知道他来了,才特意躲到这里寻求军区的庇护?

    虽然这军区疗养院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有着《和平协议》的约束,他绝对不敢闯进军区的地盘撒野,那后果绝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当初凤霓儿仗着凤家权势敢放言挑衅《和平协议》,但那也只是说说狠话罢了,实际上的行事还在制度允许的范围之内,她要是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公然违背协议,凤家老祖宗也护不住她,更别提他这小门小派的巫魔教了。

    《和平协议》对古武界虽然有着强大的约束力和震慑力,但并不代表古武者就真的那么老实,只要不被抓住证据,十七局和宗教局也拿他们没办法。

    这就是为什么巫天邪敢来宁海找丁宁麻烦的原因,只要不被人抓住现行,他杀人夺宝后立刻远遁,就算有人事后算账他也完全可以一推三六五装作不知道。

    灵蛊王啊,那可是灵蛊王,他的本命蛊就是一只罕见的血蝎王,只要吞噬掉丁宁身上的这只灵蛊王,他的血蝎王就能进化到更高的层次,成为真灵蛊王,拥有着真武境强者的恐怖威力,到时,他在天武境这个境界还有谁能敌?

    对他来说,这一次宁海之行是一举两得,既能得到他梦寐以求的灵蛊王帮助他的本命蛊进化,又能给寨赢一个交代,何乐而不为,所以他的心态是极为轻松的。

    突然,巫天邪张口吐出一小口鲜血,骇的莫大师脸色剧变,失声道:“教主,您怎么了?”

    “无妨,血精蛊被人干掉了!”

    血精蛊虽然不是巫天邪的本命蛊,但凡是蛊虫都和蛊师有着精神联系,被干掉后他都会遭到反噬,只是这种反噬对他来说无伤大雅,只需略为休养就能恢复如初。

    巫天邪此刻不惊反喜,哈哈大笑道:“这小子身上果然有灵蛊王,否则根本不可能察觉本教主的血精蛊,本教主没有白来一趟。”

    “啊,那小子身上竟然有灵蛊王?”

    莫大师和聂凡都忍不住失声惊叫,眼底闪过浓浓的贪婪之色,难怪巫天邪如此在意丁宁的下落,原来如此。

    那可是灵蛊王啊,要是他们能得到,立刻就会一步登天,成为巫魔教的长老,让他们如何能不心动。

    “哼,不要有什么其他心思,老老实实的给本教主办事,本教主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否则……哼!”

    巫天邪脸色不虞的冷哼一声,吓的莫大师和聂凡脸色剧变,连称不敢。

    “既然发现了我的血精蛊,想必已经知道了我的到来,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应付。”

    巫天邪对丁宁的灵蛊王势在必得,虽然灵蛊王是让他极为忌惮的存在,但他可不信丁宁这样的人会像他一样深谙驱使灵蛊王之道,所以认定丁宁不会是他的对手,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够把丁宁引诱出来,他好趁机杀人夺蛊。

    当即拿出一面青铜镜,嘴里念念有词,咬破舌尖喷了一口精血在其上,青铜镜面如同水波般一阵涟漪,竟然出现了一个迷糊的绿色光点。

    巫天邪神色一怔,这绿色光点正是寨方下在丁宁体内的生命诅咒,能够显示丁宁所在的方位,可此刻青铜镜显示,他所在的方位竟然是在高空之上,这也太扯淡了吧?

    难道这上古流传下来的法宝出错了?不应该啊?巫天邪百思不得其解,皱着眉头问道:“刚才有飞机升空吗?”

    “飞机?没有啊,机场有飞机。”

    莫大师和聂凡一头雾水的回答道。

    “废话!”

    巫天邪没好气的怒骂一声,懒得搭理这两个废物教众。

    拿着青铜镜仔细的端详着,怎么看都没错啊,丁宁确实是在空中,而且还保持着高速移动状态。

    可他们距离疗养所那么近,并没有听到有直升机升空的轰鸣声啊,没有直升机,他是怎么上的天呢?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