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诸天仙魔 > 第九十六章 杀戮意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心念一动,他体内的金刚台、期勉印、山河社稷图、琅琊旗、金斗、纷纷祭出,此时的他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他的眼眸之中,皆是一群群的修士,这些修士,手握法宝,朝着他的身躯轰去。

    叶霖的身上已经沾染了鲜血,他将这些法宝统统祭出,一道道元气灌入法宝之中,使得这些法宝释放出一股股威力极强的华光。

    他内心处紧守的一片清明,此时也已经沦陷。

    双手挥舞着,他的口中,他的眼中,他的心里,除了杀戮已经没有其他东西。

    在看外界,叶霖祭起的那些法宝,纷纷的轰击在虚空之中。

    一道道的元气疯狂的轰在虚空,不出百息的时间,叶霖已经身心俱疲,但是那股亢奋,那股对杀戮的渴望,依旧没有减弱半分,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加深。

    他的杀戮意念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地步。

    这种杀戮所凝聚的意念,已经完全实质化。

    若是在不控制住这些杀戮意念,他很有可能陷入崩溃的状态。

    这些杀戮意念就好比压力,一个人有一点点压力,便会成为一种前进的动力,但若是压力太大,就好比一座山放在一个人身上,这种超出人身体极限的压力所带来的后果往往只会让人崩溃。

    承受压力的时间越长,便会越痛苦,痛苦的越厉害,崩溃也就在数息之间。

    叶霖的双眼朝着那片镜子所在的光芒看去,他的脸上带着一丝亢奋之色,似乎那镜子内有他渴望得到的杀戮。

    他的身躯也如同前面几人一样,朝着那镜子所在的位置快速的爬去,哪怕他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但那镜子似乎拥有足以驱动他内心杀戮的意志。

    就在叶霖面临崩溃的边缘,他的芥子袋内,那件原本毫无光泽的断剑流光,此刻剑体上竟然释放出淡淡的光芒。

    这光芒如同纹理一般,相互交错,环环相扣,一股股微弱的绿光释放出来。

    这断剑流光原本暗淡无光,但在这一瞬间,整个的断剑被绿色的光芒絮绕,缠绕的绿色光芒中透着一丝妖异。

    断剑流光,竟然不自觉的漂浮起来,发出一阵阵的嗡鸣,瞬间的功夫,便挣脱了芥子袋的束缚。

    他如同一条蛟龙,剑身虽然残缺,但那妖异的光芒,熠熠生辉。

    这流光剑的速度极快,眨眼功夫,便已经来到那镜面的位置。

    就在这一瞬间,奇怪的一幕出现,流光剑周身的杀戮之气,竟然被吸收的一干二净,这把剑如同一个吞噬的黑洞,将周围所有的杀戮之气统统囊括到剑体内。

    断剑剑身发出嗡嗡的响声,似是跳舞般的欢悦。

    剑身周身形成的吞噬之力,无穷无尽,几乎那杀戮之气聚集几缕,瞬间便被吸收,原本还有些浓郁的杀戮之气。

    此刻聚集的速度竟然滞后了……

    这一幕当真怪异无比,那杀戮之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稀薄。

    而这一刻,叶霖身上的杀戮之气,竟然也如同潮水般的退去。

    似乎是很难再吸收到杀戮之气,亦或者是断剑吸收的杀戮之气已经达到了相对饱和的状态,它发出一声清脆的嗡鸣声,瞬间窜入了叶霖的芥子袋内。

    剑身的绿色光芒慢慢湮没,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把断剑,再次恢复了原来的古朴模样。

    这诡异的一幕,场上的所有人都没有发现。

    叶霖心神剧烈的颤抖,终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体内的元气已经被抽空。

    擦了擦嘴角处的鲜血,气息方才稳定一些。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那片镜子。

    好厉害的幻境,竟然能够诱发我心中的杀戮,我差点沉溺于其中,而无法自拔,一想到刚才的失神,叶霖就是一阵后怕。

    自芥子袋内,找了一些恢复元气的丹药,叶霖快速的吞服下去,他之所以不去使用灵草灵根,便是因为灵草灵根吸收的速度过于缓慢。

    况且他的身体如今极为虚弱,若是被人出手偷袭……

    而丹药乃是相辅相成的各种混合药物制成,便于快速的吸收。

    意念微动,虚空之中那些暗淡无光的法宝被叶霖统统的收回体内。

    调息了半个时辰,他体内已经聚集了一些元气。

    这些元气虽然不多,但足够他在短时间内祭起天翼青羽。

    叶霖的目光缓缓睁开,双目朝着四周扫视而去。

    他赫然发现,浮元浮七中的浮元已然身死,而夏无颜也已经死去。

    在那天云宗四君子,只剩下景龙一人,其余三人气绝身亡。

    这五人的死因,叶霖并不知晓,但他知道,浮元浮七的一身修为已然是七阶武者,即使是七阶武者在面对这杀戮意念的入侵后,也是没有办法自保。

    只差一步,便可以成为金丹期的修士,倒是可惜了,叶霖心中暗道。

    显然场上最轻松的三人无疑是青城子、洛龙、赤松子、他们早已经是金丹期的修士,抵御杀戮之气自然比武者要轻松很多。

    三名金丹期的修士缓缓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那道镜子。

    天灵镜!

    青城子有些激动的看着这面镜子,他有些警惕的看着赤松子和洛龙。

    心中暗道:“这天灵镜虽好,但是此刻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只怕此时洛龙和赤松子心中都想要得到这天灵镜,我还是相机行事的好。”

    他的脸上,原本的贪婪之色, 此刻也已经收敛起来。

    赤松子和洛龙两人对视一眼,似是已经交流一番,而后两人皆是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两人手中真元窜动,一掌朝着青城子打来。

    哼!

    青城子闷哼一声,身躯微微移动,转瞬间,他的身躯朝着后方急速退去。

    两人蓄势的一掌,竟然打空了。

    青城子脸上冒出一丝冷汗,若不是他时刻防备着两人,只怕,这两人蓄势的一击,直接将他生生击毙。

    洛龙、赤松子我就知道你们要出手偷袭,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场上就你们修为最高,若是你二人将场上所有人都杀了,这天灵镜自然落入你们二人其中一人的手中。

    他此言一出,场上还剩下的人面色陡然一变。

    青城子说这些等于变向的提醒众人,小心洛龙和赤松子出手偷袭。

    场上还存活的几人,立刹靠近身躯,每个人似乎都觉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景龙、浮七、叶霖、玉倾城、赵无痕皆是不自觉的靠到一起。

    这股危机感,让他们暂时放弃了对彼此的成见。

    像他们这等聪明的世家弟子又岂不知道抱团取火的道理,若是在分开,逐个被赤松子和洛龙击杀也是早晚的事情。

    关键时候,他们不得不联合在一起。

    因为没有人想死在对方的手里。

    青城子,算你命大,洛龙冷冷的哼出一声,他的脸上尽是冷漠之色。

    你以为凭借这几人,我便杀不了你吗?赤松子此时终于开口说话。

    是吗?赤松子,纵然你修为极高,这场上可是五名武者,浮七已然达到七阶修为,而叶霖也是五阶武者、赵无痕六阶武者、景龙五阶武者,这位姑娘我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修为,但应该不差吧!

    青城子的目光落在玉倾晨的身上。

    玉倾晨出奇的平静,她嫣然一笑,这一笑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倾国倾城。

    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怀中的小猫,另一只手轻抚发丝,款款的走出几步,轻抿嘴唇。

    她的目光落在青城子的身上,淡然的开口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我自认为掩饰的很好,应该没有破绽的。”

    她一颦一笑间,尽是妩媚妖娆,使她看上去风情万种,柔情似骨。

    道友,难不成忘了,我玉虚宫的一门心法,青城子朝着玉倾晨拱了拱手。

    莫非是玉虚宫的玄关慧眼,玉倾晨黛眉微蹙,疑惑道。

    不错,青城子点了点头。

    那就不奇怪了,玉倾晨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两人谈话的每一句都传入了众人的耳中,这一刻,赤松子和洛龙两人脸上带着一丝难堪。

    而叶霖等武者,脸上皆是吃惊之色,他们目光紧紧的盯着玉倾晨,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就连青城子都称呼玉倾晨为道友,这道友可不是随随便便称呼,只有修为相当的人才会称呼彼此双方为道友。

    从青城子的话语中,显然已经肯定了这一点。

    场上没有人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一声道友,已然证明了玉倾晨也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

    难怪当初,我看此女,有些看不透,在联想到这一路上,玉倾晨很少出手,叶霖心中的疑惑也得到几分释然,他虽然不知道玉倾晨用的是什么神通隐匿了自己金丹期的气息。

    但他心中明白,此女竟然能够隐匿气息而让人无法查出来,她的修为,只怕比青城子更高一筹。

    玉道友,以你看,这名天灵镜该怎么处置,青城子面带笑容,极为诚恳的开口道。

    这场上的一幕,也是急剧的变化着,原本这些武者加上青城子只能勉强与赤松子和洛龙一战,但是此刻,因为多出一名金丹期修士,他们的优势显而易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