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光明行者 > 第142 忍字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光小声回答说:“弟子不敢。”

  不敢,而非没有。

  悬空寺掌门目光盯着清光,表面好像在师徒对话,其实则借师徒交流故意说给其他高层听:“瞧瞧红娘娘在延州的手段,瞧瞧贺路千在济州的所作所为,这群与魔教牵连不清的人杰,可不能以常理臆测啊。他们可不给咱们悬空寺讲道理,你觉得我不给空狱门,空狱门就不会借题发挥,直接武力夺了十二万亩良田?”

  “与其落水狗般被人欺辱,被人夺走一切,不如早早认清形势,及时交出手上的利益。自古财帛动人心,我若没有财帛,人心还会动吗?我若没有田地,他们如何抄家?我若孤家寡人一个,如何欺压良善?”

  “眼光要长远啊。”

  悬空寺掌门侃侃而谈:“两百余年前,炐朝开国那会儿,钟群生比贺路千傲慢一万倍,比红娘娘残酷一万倍。”

  “玄岳派不服,被钟群生一剑凿穿,玄岳祖师精心培养的徒孙,狼狈逃亡西域;岳山派不服,掌门直接被斩杀,变成钟群生的附庸;跋陀寺不服,五大神僧被钟群生杀了四个;上清派不服,染霞山被血洗三次;我悬空寺先辈不服,也被钟群生拘押到诏狱里,活活憋屈而死。与钟群生时代的黑暗相比,眼前这点儿损失算什么?”

  众长老、首座纷纷色变。

  两百余年前的钟群生劫难,一百余年前的魔教教主劫难,都被悬空寺先辈含着眼泪记入秘密典册。这些历史传承,往日被众高层视作浪费时间的课程,要么左耳进右耳出,要么想方设法逃课。直至萧红雨、贺路千、一品堂相继崛起,众人才回过神来研究先辈们的智慧。

  不管贺路千有没有钟群生那样的心思,悬空寺高层也都把萧红雨、贺路千、一品堂在北方掀起的大变局当成仅次于钟群生、魔教教主的第三次危机。

  性命重要,还是十二万亩良田重要?

  抱怨声音戛然而止,转而忧心忡忡讨论未来时局。

  清光茫然追问:“师父,我们该怎么办呢?”

  悬空寺掌门遥望远方,微笑回答嫡传弟子的疑惑:“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置?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几十年,你且看他如何。”

  “对待钟群生、贺路千、红娘娘、一品堂这样的枭雄,和他争,和他斗,从来都是下下之策。所以,他若自谓一心为民,我们就敬他、由他;他若想分田到户,我们就避他、让他,提前散了万贯家财;他若仇视侠客、佛道,我们就忍他、耐他,躲到山窝草棚里。”

  “活下去,努力活下去。”

  “然后,耐心等,时间将会证明谁对谁错。”

  “违背人心的歪理邪说,永远不能持久。瞧瞧钟群生,他当年多强势啊,威压四海,鬼神皆避。可是,钟群生能蛮横多久呢,能嚣张多少久呢?钟群生前脚病死,先辈们乃至他的子孙,后脚就彻底驱散了他带来的无边黑暗。”

  “钟群生的嫡长子未功伪帝和正妻高太后,被士治皇帝(钟群生第六子钟老六)幽禁而死;钟群生与高太后的另外两名嫡子,也被士治皇帝以叛乱罪名赐予毒药。钟群生辛辛苦苦打来的天下,最终归了据说不是钟群生亲生儿子的士治皇帝。”

  “环顾四海,士治皇帝血脉坐了两百余年江山,隆庆皇帝遇难之后,绍治皇帝又在应京登基;玄岳派、岳山派、跋陀寺、上清教等,也都传承至今。而钟群生的魔子魔孙呢?那群喊着响亮口号的魔教余孽,只能如臭老鼠般躲在荒山野岭里苟延残喘。”

  “钟群生口口声声说‘天大地大不如苍生大’,说他背后有亿万百姓支持,践踏世家如同踩死臭虫……”

  “呵呵,他钟群生懂的狗屁民心。”

  “我们的道路,才是民心所向。”

  “一品堂、红娘娘、贺路千等小丑,不过是一群跟着钟群生亦步亦趋的余孽罢了。雄才大略如钟群生,尚且人死灯灭,落得被亿万百姓唾骂两百四十年,贺路千、红娘娘、一品堂等小丑,又怎能例外?放心吧,他们口号喊得越响,最后摔的越惨。”

  “耐心等待吧。”

  “现在,我们不和他们斗。”

  “等钟群生死后,等贺路千、红娘娘、一品堂等余孽全都老死、病死之后,才是我们的反击时刻。”

  “除非他们长生不死,否则,这天下终将是我们的。”

  清光不理解悬空寺掌门的教诲,耳朵里只听懂了忍耐两字。清光郁闷地紧紧皱起眉头,苦脸询问师父:“师父,我们就这样一直忍着吗?”

  悬空寺掌门郑重点头:“对,一直忍着。”

  “贺路千、红娘娘、一品堂的精英,都很年轻,他们或许还有六七十年好活。师父估计等不到天亮了,你估计也难等到天亮。但是,无论如何,黑夜总会过去。漫长的黑夜里,你一定要让你的徒弟好好学武、好好学佛法,把我们悬空寺的精华传承到贺路千、红娘娘、一品堂死后的光明未来。”

  悬空寺掌门说到这里,突然朝向其余长老、首座大声呼喊:“我对清光的嘱咐,你们也都听见了。继钟群生、魔教教主的第三次黑夜即将降临,按照先祖们的遗训,我们悬空寺自今日起,一分为三,各自传承。”

  “憎恨他们的、仇视他们的,与他们战斗吧。你们的名字,你们的勇敢,你们的荣耀,我们会默默记在心里,留到天亮之后再立碑传世。”

  “受不得苦的、想从他们内部突破的,向他们主动投降吧。不论投降贺路千,还是投降红娘娘、一品堂,如果选择投降,就老老实实投降,老老实实为他们效忠,老老实实遵守他们立下的规矩,老老实实做他们最勇敢、最坚定、最无私的刽子手。耐心等待他们的灵魂人物去世,耐心等待到他们的旧部下泛起异心,你们再乘势拨乱反正。”

  “愿意和我像农夫一样耕田的,愿意和我像牧民一样放羊的,则与我留在悬空寺后山,默默坚守悬空寺的最后阵地。”

  “无论选择那条路,你们都不要争,不要骂。”

  “重要的是活下来。”

  “活下来才有希望,活下来才能驱散漫长的黑夜。”

  悬空寺的众长老、首座面面相觑:“何至于此。”

  悬空寺掌门却以坚定声音裁决:“你们不要心存侥幸,第三次黑夜已经降临了,甚至已经降临数年了。稍稍迟钝两三年,等待我们的,或许就是万劫不复下场。所以,除非你们直接叛乱把我杀死,否则现在不遵守先祖遗训,我回到悬空寺也会强行把所有不愿清贫乐道的文武僧人全部逐出清凉山。”

  众长老、首座,陡然陷入激烈争论。

  十二三岁的清光,则仰着脸,茫然望向悬空寺掌门:相亲相伴五年的师父,今日为何突然看起来如此陌生呢?

  悬空寺掌门的狡兔三窟智慧,是门阀世家惯用的明谋。

  无须追踪悬空寺众高层,无须窃听悬空寺掌门,曾经的魔教道法天才李丰瑾就猜到了悬空寺的保命招数。目送悬空寺众高层离开,李丰瑾立即好心警告贺路千:“门主,你可别麻痹大意。悬空寺是想以苦肉计博取你的同情和信任,继而潜伏到你身边,行那借尸还魂诡计。”

  李丰瑾又举例佐证:“炐朝太祖皇帝钟群生在世时,炐朝镇压九州四海,道武第一上清教和佛武第一跋陀寺都被钟群生整顿的不敢再有二话。”

  “当是时,许多门阀世家的中坚弟子纷纷不惜父子决裂、师徒决裂,狂热而又癫狂地投靠到钟群生旗帜下。这群决裂者,意志坚定,比钟群生旧部更狂热、更激进。他们跟着钟群生镇压各地不服,钟群生要求五分,他们硬是做到五十分,乃至把自己的父母、师父都敢无情地逮捕到监牢审讯。”

  “如此一年又一年,他们渐渐取得钟群生的信任,成为钟群生的心腹。钟群生在世时,这群决裂者一直被炐朝当作典范宣传,夸赞他们弃小家而为大家,弃私心而成公心。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钟群生病死之后,这群曾经坚定而又狂热的决裂者突然撕掉了伪装数年乃至二十余年的面具,亲手杀死钟群生指定的未功皇帝及其嫡子嫡女,扶持朱老六登基为帝。”

  “直至那时,世人才晓得貌似狂热的决裂者,原来是以苦肉计取信钟群生的潜伏者。他们伪装成钟群生最忠诚的部下,然后吹毛求疵清洗那些真正效忠钟群生的部下,最终实现把钟群生彻底架空的阴暗目的。”

  说到这里,李丰瑾诚心诚意劝告贺路千:“我猜,今年明年,悬空寺就会假意分裂,有人不理世事隐居,有人和你作对,有人向你投降。那些隐居的,和你作对的,只是小患;真正的大患,恰是那些假装向你投降的阴谋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