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诸天顶峰 >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 第445章 一改态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诸天顶峰] https://www.yhsky.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虽然心中忐忑,但林灼华依旧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过身来重新面向皇帝,头微微垂着,很是恭谨得样子。

  “你是不是不想入宫?”也许是因为觉得这个林家小姐太适合做皇后了,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找到比她更好的人选,皇帝觉得有些可惜,所以不由地开口唤住了她。但开口之后,却又有些后悔,只是已然如此,也便问问她好了。

  见得林灼华脸色微变,皇帝又是语气和缓地开口道“不用紧张,朕不是个强人所难之人,所以想先问问你的意思。你就实话实说好了,今日在此所谈之事,除了你与朕之外,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你尽可放心。”

  林灼华知道当今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之所以变了脸色,不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回答会给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招来什么灾祸,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皇帝方才的那一番话更是叫她心惊肉跳,皇上话里暗含的意思是……其实他已经看中了自己做皇后,所以来问问自己愿不愿意?不然,以皇上这样的身份,就算是私下里谈话,也可能说出这样暗示意义极强的话来。

  林灼华的一颗心几乎要挑出胸膛,她知道眼下自己面临的这个选择,不是个一般的选择,自己的回答对自己的下半生来说非常地重要。

  在来皇宫之前,她心里就已经做了决定了,今天尽量表现得差一点,既然皇上喜欢有才华的女子,那自己就把诗作得平庸一些,反正太后看中的人选不止自己,这样的话,皇上不满意自己,自己肯定就会落选。原本想好的一切,眼下又为什么因他的一句话又动摇了呢?

  林灼华良久都没有说话,皇帝也不着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其实今日的一切也算是凑巧了,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本他是想着等太后那边的诗会进行得差不多了,他再悄悄过去瞧一眼也就罢了。

  结果却在御书房收到了一封秘奏,秘奏上说海宁那边海盗盛行,当地的县令知府不仅不管,还跟那些海盗沆瀣一气,苦的是当地的百姓。皇帝看到这封秘奏之后,被气得不轻,在御书房里踱步了半晌都平不下这口气,这才朝着红蓼汀过来了。

  这红蓼汀在皇宫之中算是清雅幽静之处,皇帝但凡遇到什么烦心事,都会来这里坐上一会儿。宫人们都知道皇帝的这个习惯,所以除了每日按时地洒扫之外,宫人们都不会擅自进入这个地方。

  只是皇帝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去红蓼汀的路上恰好遇到那些进宫来参加诗会的小姐们,当时他听到前面有动静,又听到了崔嬷嬷的声音,就知道是崔嬷嬷带着那些小姐们往玄宁殿去的,这样迎头碰上了比较不太好,所以皇帝就加快了些脚步,进了拱门,却还是被林灼华和罗家小姐看到了。

  皇帝原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不过是为了怕麻烦避一避而已,若果真被看到了也没什么。

  可结果……那罗小姐竟闯了进来。

  但是她却不知道,这红蓼汀虽然看着安静,没什么人,但四周却有暗卫守着,她刚一踏进红蓼汀的时候就被发现了,并且悄悄报给了皇上知晓。而皇上则想看看这位罗小姐究竟能大胆到那个地步,所以才未立即出手。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母后看好的那位林家大小姐也赶来了,并且将罗家小姐给带走了。

  当时暗卫就悄悄跟了上去,听得了她们两个之间说的那番话,并且迅速回禀给了皇上。

  而皇上对林家小姐本就已经有些好奇,如今又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所以便是命人将她给带了过来。

  据他之前派人去查探的情况来看,这林家大小姐是个颇通诗书文墨之人,才华应是在京城大多大臣们家的小姐之上,可那天却偏偏没能作出诗来。当初得知这消息的时候,皇上就闪过一个念头,想着她是不是故意的。当日自己在那里碰到了林家二小姐,虽然嘱咐她不要将自己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但林大小姐毕竟是她的亲姐姐,也许她当时就告诉了自己的姐姐。

  而林大小姐之所以没能作出诗来,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外面听着,所以故意的呢?

  当时皇帝这么想的时候,还觉得这林家大小姐挺有意思的,她大约是不想被自己看中,所以才故意要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差一点吧。而且再回想一下,当初在猎场的时候,其他的那些小姐们多多少少都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才华,只有她一直都安安静静的,什么都没做。就更加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是对的,尽管母后对这位林小姐很是中意,可人家却未必有这个意思。

  当时也就将这林家大小姐给排除在自己的选择之外了,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强人所难。

  但是今天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皇帝觉得这林家大小姐确实是一个合适的皇后人选,头脑清楚、行事严谨、处事果断,而且很顾大局,至于母后所顾虑的林家大小姐太沉默寡言什么的,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身为皇后不需要健谈,只需要说话有度,能震慑住其他嫔妃就行了。

  正是因为想到这里,皇帝才会觉得可惜,这才唤住了她,问她这样的话,想着也许是自己误会了也说不定,再明确地问一下也好,若是她真的不愿意,那就算了。

  这对于林灼华来说,实在是人生一个大的岔路口,自己的回答会决定自己下半辈子完全不一样的两条路。

  这时间竹屋里安静极了,皇帝坐在那里看着林灼华,而林灼华则微微低着头沉思,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终于,林灼华微微抬起头看向皇帝,缓缓开口道“不是,臣女并非是不想入宫。”

  其他的,已不需要多说,方才皇上话里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

  皇帝听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好,那今天的诗会你就好好表现吧。”

  “是,臣女明白。”

  “出去吧,外面有宫女候着,她会带你去崔嬷嬷那里。”

  “臣女告退。”林灼华也便是退身走了出去。

  原本引她进来的宫女正在外面等着,见她出来,便是迎上前去,“林小姐请随奴婢来。”

  林灼华这时候才放松下来,冷风一吹双手冰凉,却原来手心里满是冷汗。她现在要好好想想,等回去之后要怎么跟自己的父母家人交代,明明之前已经说好了,今天要表现得差一点,以期望太后放弃自己。可皇上方才的那番话……几乎已经算是点明了,而自己也开口应承了……

  怀着满腹的心思,林灼华跟着那宫女一起去见了崔嬷嬷。

  而竹屋之中皇帝站在窗前,看着她随着宫女走远。不管那次在别院的诗会之中,她究竟是故意的也好,真的没能作出一首诗也罢,只希望她今天能表现得好一些,不辜负她的才名。

  崔嬷嬷见到林灼华的时候,面上没有半分诧异,显然是事先已经得了消息。只笑着对林灼华道“林小姐,真是麻烦你了,还要请你过来给描个花样儿,实在是太后着实喜欢你衣服上的这绣样儿。”

  “嬷嬷说哪里的话,既然太后喜欢,那是小女的荣幸。”

  崔嬷嬷闻言,眼睛里不由流露出赞赏的笑意,这个林小姐的反应也是够快的,连片刻的惊讶和迟疑都没有,当即就应上了自己的话。

  只见崔嬷嬷拿起一支笔递给林灼华,“有劳林小姐了。”

  林灼华接过之后,照着自己衣服上的绣的纹饰在纸上画了下来。

  崔嬷嬷将她画下的花样儿收好,方笑着道“真是耽搁林小姐了,奴婢这就带小姐回玄宁殿去吧。”

  “有劳嬷嬷了。”

  林灼华随着那嬷嬷一起回到玄宁殿,太后并几位太妃,还有定安王妃、各位夫人都已经落了座。

  不过看向她的目光却并不带责备,其中有几位小姐看她的眼神之中透露着羡慕和嫉妒,林灼华悄悄打量了一下,见此情形,便是明白,太后大约是已经跟众人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迟来的事情。

  林灼华上前给太后见了礼,太后只是笑着道“快坐吧,诗会这就开始了。”

  “是。”

  而林老夫人则以不解地目光看着自己的孙女,太后找华儿过去,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喜欢她衣服上的纹样,让她帮着画下来,好照着让人去绣?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然而,更让她觉得不对劲的还在后面。原本商量好的,这次诗会,要让自己的孙女华儿隐藏才华,以避免入宫为后,华儿也是点头答应了的。

  可是这华儿作出来的诗,哪里有一丝丝隐藏自己才华的意思,比她平日在家作的大多数诗都还要出彩,在座的虽然都是女子,可也都是念过一些书的,诗的好坏也是听得出来的,看大家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林灼华今日作的这三首诗,全都很出彩,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是其他小姐的诗能跟她的这三首一较高下的,还真没有……无论是从格律还是意境,林小姐的这三首诗都算是上乘之作,虽然与那些名家相比,还是差了一些,但也算是难得的佳作了。

  而且还都是临时命的题,这么短的时间里作出来的,可是相当得不容易。

  太后看着林灼华的眼神也更欣赏了些,只是心里还有些疑问,只能先按捺下来,待会儿再仔细问问皇帝。

  欢颜看着那林家大小姐,心头也是疑惑得很,当日在那别院的诗会,她不就是因为知道皇上站在外面听着,所以才刻意说自己没能作出诗来吗?她分明就是不想进宫的,可今天为什么又表现得这么积极?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实力了,甚至有要一举夺魁的架势,为什么跟之前的态度会差了这么多?

  方才太后说看中了林家小姐衣服上的纹样,这件事也有些奇怪……

  欢颜不由地去看向林家的老夫人,见她脸上神色也有些不大对劲,欢颜更觉此事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皇上来了没有,对这个林家大小姐他又会什么样的看法。

  而皇帝这个时候也确实是来了,这玄宁殿的正殿里,左右两边都有用木雕牡丹花门隔开的两个隔间,隔间的后头有门,通向侧殿。

  这也正是当初太后和皇上将诗会特意定在玄宁殿的的原因。

  而此时皇帝正在那木雕牡丹花的门后站着。

  (//)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